自己的“身世”

播放音频
 

修行的路上、人生的路上,都少不得魔障,这魔鬼的欺骗性要不逼真,都跟抗日电影里面的日本鬼子一样又笨又傻的话,那就不是妖怪了。
西游记,一路上讲的也都识破各种妖魔欺诈骗术的故事,这些欺骗故事简直可以编出来一本本《妖怪骗术大全》、《行人防骗指南》。而里面三藏受骗上当的事迹,则可以编篡一本《妖怪骗术受害案例分析》。当然,从孙悟空的角度,还可以整理一本《降妖伏魔讲义》来。
对于妖魔来说,它说话就是钻你人心软善、自私的空子。像唐僧猪八戒这种糊涂人,他们唯一能避开魔难的途径,就是对妖魔所说的话一概不听,否则就只有上当的份儿。可是避开了魔难,就无法磨砺,无法去掉对妄念软善的相信。去不掉这些,更无从升起对正信、对人间正道的信心。
要么就只能通过具备像孙悟空这样的慧识,知道妖魔鬼怪花言巧语冲的都是执著贪念爱欲,骨子里却没有一丝人性,都是阴森森的魔性。红孩儿变作可怜虫,撒下了一个很精美的谎言,骗过了孙悟空之外的所有人。孙悟空一听就听出来里面的逻辑破绽。妖怪吓得心里面直哆嗦,就跟那白骨精一样,赶紧再用另一个谎言来包装前面谎言的漏洞。可是它的这里面的漏洞,虽然骗不到孙悟空,可是已经激起了唐僧对孙悟空的仇恨的怒火,于是它就成功了。
红孩儿把那谎言,说得上下溯三代,左右连三宗的,西游记里面,还没有妖怪的谎话比它水平更高。但是水平太高了,远远超过他变化之儿童的年龄智商。老孙听出来里面的逻辑漏洞,也知道这谎言太精致,深深的击中了唐僧内心的隐痛。所以孙悟空无法说服已经陷入妖魔心理罗网的唐僧,就只能相机行事。
红孩儿谎言的身世自述中,作为地主富农家庭,他家是共产共妻运动的受害者。为了补充被掳掠一空的无家之漏洞,他又塑造出了一个富霸一方的豪强家族来。洪水一样袭来的假话,不怕谎言漏洞多,总有一款适合你,这就是妖魔骗人的革命指南针。
红孩儿搞掂孙悟空的套路很俗套,可是,红孩儿这个谎言,蛮值得分析。

岂止是红孩儿的骗术套路缺乏创新精神,天上地下所有的妖怪,行骗的手段也都是循着固定的模式推演行进。妖魔骗术的套路,一概贴着正道之脉路蜿蜒而行,模仿正道但不入正道,所以看上去似是而非的。一般人没有像猴哥那样能力看见妖魔,也没办法像有些人一样能感觉到妖魔,但是妖魔说话的逻辑缺陷都很明显,这是从理性的角度上完全能辨别出来的。
妖魔附体之人,说的话,并不一定每句话都是妖魔所说,不过却能分辨出来哪些是他本人说的,哪些是附体所说的。一般人说话,如果理性不全、头脑不清,往往也存在明显的逻辑缺陷,但是人的那种逻辑缺陷,是在于话语内容意思之间的碎片化趋势、彼此割裂,从而造成的混乱和矛盾,逻辑链条的短程化会很明显、往往给人一种顾头不顾腚的诧异。
附体则不,它们的缺陷在于人性的割裂和缺失。
乌鸡国的大难,搅得三藏的世界观天翻地覆。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转眼而至的号山之难,竟然是乌鸡国之难的另类演绎。因为,因为三藏某方面的心结太纠结、根蒂深深。自从五庄观以来,唐僧的修养变差了、脾气变大了,随着一个比一个猛烈的魔难,一方面他的修行进步了,一方面他内心的某个角落似乎变得更加脆弱了。
因为纠结,所以打转转,没瞧小说如此说唐僧:那唐僧一行四僧,上了羊肠大路,一心里专拜灵山。听说过羊肠小道、听说过坦荡大路,怎么就没听说过羊肠大路……明明是大路,为何多曲折?因为心里拧巴呗。
师徒行走了半个月,三藏纠结了十五天,终于,这天大的疙瘩给他拧成了天大的规模。有一日,师徒正在行走,没意识之间一抬头,忽又见一座高山,真个是摩天碍日。三藏马上心惊,吓得赶紧勒马掉头,直喊:孙悟空!关于本回的解读,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刘一明道长的《西游原旨》,挺有见地。
三藏的疙瘩究竟是什么,他内心的隐痛又是什么,他的疙瘩和隐痛,为什么就偏要遇到红孩儿?
观音菩萨设置的修行过程,每一关都精密的控制着火候呢。经历一关,三藏他们会如何想如何对待,会在他们各自的内心去掉什么、留下什么。都在菩萨算计之中。如果同一类的问题反反复复的出现,那么只有一个原因,那是因为他内心的纠结太多层了,一层又一层,一层比一层厚重。
况且,在修行人的修行过程中,还会积累新的纠结。就像三藏一样,会对孙悟空一方面佩服得要死、一方面害怕得要死、一方面又愤恨得要死。等真的到了要命的关头,又死死的抓住孙悟空。
幸好有菩萨在,幸好这些意外的纠结也完全在菩萨的算计之中。三藏的疙瘩是对孙悟空的,内心的隐痛是对自己梦幻“身世”的。红孩儿,是他内心疙瘩的燥火与隐痛的阴火,一起吸引过来的。
观音菩萨安排他们走过红孩儿的地界,就是为了化开这有着阴阳脸的唐僧的阴阳火。阴阳之火,不能和合,反而凝聚成一股毒气。就成了红孩儿这种角色。
红孩儿,跟三藏有什么深层的共同点?那就是身世。红孩儿跟三藏一样,纠结于自己的“身世”。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