砍下头来,又能安上

播放音频
 

三个妖怪输给了一个唐僧。连那些世俗得不得了的文武群臣和国王都看出来了,这和尚必有鬼神辅佐,不是省油灯,最好不要这样斗下去了,见好要收场,见不好更要懂得收场。
但是已经被那无形妖怪给打了鸡血的虎力大仙,再加上面子实在是逼人太甚,一定要把自己置身绝境,阶级斗争么,坚决要斗个你死我活。看见没,妖怪使用谁,一般都是往死里用。虎力大仙面对自己搞不清的对方神通法术,不说对方可能比自己高明,反而自欺欺人的认为他们这是“棋逢对手,将遇良材。”别人不给自己面子,自己总得给自己面子,自我寻求平衡。这种自我平衡,如果脱离实际情况,就成了不着边际的空想、变成了自我欺骗。很显然,这妖怪正是因为不懂人伦,不懂儒家世俗学说的真义,所以以为中和中庸就是这种自作聪明的自我欺骗。
你看它们,从修行的第一步开始,就奠定了歧途的基础。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,也就是看似偶然实则是必须的,你不下地狱还等谁下呀。
虎力大仙既然觉得棋逢对手了,那就开始祭出看家本领的必杀技了。他们的必杀技是啥呀?结果一说出来不要紧,吓人一跳,不是杀对方,是杀自己。虎力道:“弟兄三个,都有些神通。会砍下头来,又能安上;剖腹剜心,还再长完;滚油锅里,又能洗澡。”
国王大惊道:“此三事都是寻死之路!”虎力说得,修行人一听就知道,说得是修心修身的功夫。可是,它说得话儿,修行人一听就知道,是望文生义的别字先生才会说出来的外行话。不说修行人了,在过去是凡读过几年小学的人,都会猜到,它们误会了修道书上内省内视的文字,跌入了文字障。
国王大惊,乃是基于世俗人认为修道的不可思议,一般人觉得,去掉自己的执著观念、去掉自己所爱所慕的想念、割舍自己的依恋、去除自己肺腑中的杂质、在煎熬中焚毁自己心里的杂质,都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,都是做不到的,也都不是人干的事儿。
孙悟空一开始那“不小心的自言自语”,就是说给它们听的,三个妖怪一听,也明白要拼杀道行。可是,可是它们实在是悲剧了,因为它们一张嘴,就被老孙瞧出了必死的破绽。
那三个家伙吧,都是假修不是真修,它们的砍头、剜心、滚油锅,都是用的幻术。等于说修心的事情上,它们都是表面上修掉了,实质上只不过是在深处好好的妥贴的隐藏着,不轻易露出来。别人说你去执著,他也咔嚓一声砍掉一个表面的,等别人走开了,再悄悄的安上。可是如果别人一直盯着他,哈哈,他就会像这三个家伙一样爆掉的。这种修行,等于是一种术类的表演、街头艺人一样。
三个家伙,一场接一场的失败。到最后,三个家伙一个接一个的在道行的比拼上败阵而亡。你看这三个家伙,越败越勇,不怕死的僵尸一样奋不顾身的往前冲。而那边厢的国王,你可以看出来,妖怪每败一场,每死一个,国王傻气就褪一分。
这个国王,要是放在现在,肯定被认为是个豁达大度、谦逊低调的老总。要不是小说一再说他昏庸、昏乱,可能很多人都会以为他从谏如流呢。从谏如流,在清晰明了的普世价值观之下,就是从谏如流。如果没有这个前提、这个是非伦理框架,那就是墙头草随风倒。国王缺乏的是一套清晰明了的伦理和理论框架。
内修的功夫,不是斗嘴皮能斗出来的,真正严酷的考验中什么伪装掩盖都会失效。刚刚经历过一场一场比拼的唐僧,坐下来观看孙悟空的赌斗。要是放在以前,或许他也就是看热闹一样看个新鲜,现在,刚刚经历了言语间定生死存亡的严厉考验,坐下来再看孙悟空施展的神通,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,三藏的世界观,也永远的更新了。
直接参与赌斗的是孙悟空,这一刻唐僧的心全都在孙悟空身上,等于跟他本人参与也没多少不一样了。神通就是境界、神通就是修心的水平,现在的唐僧一下子理解了神通的奥秘,这是之前他完全不能理解的。
正是因为这样,当听说孙悟空被油锅“炸化了”之后,唐僧从未有过的觉得孙悟空可亲可敬和心痛。国王教:“拿三个和尚下去!”两边校尉,见八戒面凶,先揪翻,把背心捆了。慌得三藏高叫:“陛下,赦贫僧一时。我那个徒弟,自从归教,历历有功;今日冲撞国师,死在油锅之内,奈何先死者为神,我贫僧怎敢贪生!……只望宽恩,赐我半盏凉浆水饭,三张纸马,容到油锅边,烧此一陌纸,也表我师徒一念,那时再领罪也。”
唐僧一豁出去,那昏昧的国王,也被强大的义气和担当给冲击了一下,赞叹道:“也是,那中华人多有义气。”要知道,以前唐僧最缺的就是担当和义气。
孙悟空的死,在他眼里完全是为了西天拜佛求经。眼看自己也要死了,他临死前发自肺腑的表扬悟空的虔诚。话里面也透露出他就是死了,心还是向佛的。他对着滚滚的油锅祝曰:
“徒弟孙悟空!
自从受戒拜禅林,护我西来恩爱深。
指望同时成大道,何期今日你归阴!
生前只为求经意,死后还存念佛心。
万里英魂须等候,幽冥做鬼上雷音!”

等到唐僧祝词完毕,恭喜你,你成功的冲破了人世间最厉害的那一层壳,那个控制你主导你多年的幻身、幻神。你再也不是以前的你了,真正的你冲破关窍之屏障,一层大天在眼前。

那虎力大仙来自何方?据他自述他来自终南山。这羊力大仙呢?据北海龙王敖顺介绍,看来敖顺对这厮知根知底的,敖顺说它来自小茅山。钟南山就是终南山,终南山、小茅山,谁都知道在哪里,在南赡部洲呀!想当年在乌鸡国折腾的狮子怪,不是也号称来自南赡部洲的终南山么。
唐僧当年修行中,基于尘世的观念和对世俗经典的误解,研究佛经,导致有很多认识误入歧途,那些妖魔,则应化而生。等到他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的时候,就需要他一个一个的解决掉。最终那三个妖怪则等于说是它们自己纠结死了。
那个一直盘踞在他心里的阴冷而残忍的东西,今天,在烈火和严酷的比拼中,终于被他给修得烟消云散。
您不觉得吗,这一回故事,明显的是孙悟空在带着唐僧修行。在修行上,菩萨教孙悟空,孙悟空教唐僧,这是小说中很清晰的承传脉路。
可是,您还记得吗,孙悟空还有一个脑袋,被土地神们给按在地上了没收回呢。那颗脑袋哪里去了?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