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有二心生祸灾

播放音频
 

这个六耳猕猴,自从真假悟空相见,就决定了必有真假之分的结局。也就是说,后面没有太多意外的好戏。尤其是当糊涂虫唐僧亲眼目睹两个孙悟空,除了惊呆了,差不多也惊醒了。此刻之后,也只有处理后事收场了。
因为它就是唐僧的二心,在此之前,唐僧有两个截然相反的心,但是他浑然不觉,坚定的认为都是自己,都是自己求佛求道求修行的正确信念。无论在我们围观者看来,他的思想观念多么的纠结、分裂,在他自己眼中,自己则是完美的一朵花儿。直到今天,他把事情搞砸了,吃痛了,瞪着眼睛在光天化日之下,看见了两个孙悟空,这才有所省思,原来浑然一体的自己,居然有重度精神分裂的症状。因为,实在是不好意思,在此之前,他一直以为那个毛手毛脚的、不听话的孙悟空有二心、心理疾病、精神障碍哩。
小说中多次提及,唐僧所拥有的这个人身,叫“法身”,这里法身的意思,就是这个身体是唯一可以依照释门之法修炼的身体,他们师徒一伙,都借助这个身体,用佛法来修炼自己。章回题目中的“一体”也是同指这个身体。二心呢,自然是一体上的二心了。
尤其是本回中间有一首诗。很明确的说明了,这是唐僧这个人的二心。而且他的心,很庞大很肥硕。
人有二心生祸灾,天涯海角致疑猜。
欲思宝马三公位,又忆金銮一品台。
南征北讨无休歇,东挡西除未定哉。
禅门须学无心诀,静养婴儿结圣胎。
你瞧瞧,我们一直指责他公子哥儿心态严重,拿着放大镜、从前面的种种细节交代中寻找他心态的蛛丝马迹。现在终于,作者亲自说明,我们的猜测实在是太对了。“人有二心生祸灾,天涯海角致疑猜。”他对孙悟空一方面依赖、一方面过度依赖、一方面过度依赖衍生出来的怨恨猜忌,造成了他自解肢体、并且连带剥离了老猪和老沙的信任、信心,造成整个团队互相猜忌、分崩离析。但是事情爆发的初期,他还认为自己是真修者、把咒骂、怀恨和嗔怪,当作坚定的表现,认为自己信仰的是宇宙真理呢。可是他这么坚定的家伙,遇见妖怪、遇见劫匪,就怕得没有了人样。两种完全相反的表现、奇迹般的集中在他于一身。多么的不可思议呀。
咒骂、怀恨和嗔怪,怯懦、怕死和奴性,其实,人家本来就是一家人的啦。只不过,咒骂、怀恨和嗔怪,是打着坚定的旗号、来表现自己的。怯懦、怕死和奴性,则是面对强敌、知道咒骂、怀恨和嗔怪只会自找死路,只好用“怯懦、怕死和奴性”这种务实灵活的外交手段来表现自己。
可是,一方面出身伟大时代的豪门、一方面修习伟大的佛法、一方面又窥伺三公、恋念一品的政治抱负的他,怎么可能内心深处反而装着“怯懦、怕死和奴性”?过去的人们,实在不好理解,作为这时代的人们,您一定比我还清楚,不是怯懦、怕死和奴性的人,怎么会在政治中如鱼得水哩。
可是作为唐僧,他既然早就笃志修行,既然一路不停的向西,离南赡部洲的俗世越来越远,为何,他内心眷恋权势、希图在红尘中名利双收呢?原来我们只是能从小说中偶尔出现的小细节中,揣测出来他的这种细微苗头,实际上,作者到这里就明说了,他内心对权势的向往和追逐,一直都很强盛!“欲思宝马三公位,又忆金銮一品台。”脑袋里一直在念念不忘着有那么一天,取经回到唐国,接受万众敬仰、接受各种封号、名垂青史、位列三公……这不跟那六耳猕猴所思所想的“我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,送上东土,我独成功,教那南赡部洲人立我为祖,万代传名也”一模一样吗?
但是他玄奘,生于盛世官宦之家,只知道羡慕功名利禄,却因为一直的养尊处优、与世隔绝一样的,完全不知,那俗世的功名,也不是好混好干的。“南征北讨无休歇,东挡西除未定哉。”其中的风光、背后就是风险,且不说俗世中的风险,但是那东挡西杀的劳心劳碌,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。而且,作为修行人,是要定思虑、无思绪、摒除万念、乃是痛苦和幸福的感受都要抛洒一空的。而且,他每日的念了几年的《多心经》,不等于是每天反反复复的提醒自己要无心无念的嘛,怎么这几个月以来,他基本就跟忘记了多心经一样的呢?
因为呀,这就是执迷心窍、反客为主、被执著名利、的念给控制了。眼耳鼻舌身意六欲六贼,代表了人类肉身、被这个世界外在给予的所有感触感受,可算作是人类境界的一切。这六贼,一个唤做眼看喜,一个唤做耳听怒,一个唤做鼻嗅爱,一个唤作舌尝思,一个唤作意见欲,一个唤作身本忧。你看,喜怒是相反的、对立的,确实是一伙儿,人类感官触觉感受的一切,不管是相同的想通的相反的、八杆子打不着似的,其实,都是一回事。上界控制人,就是通过这个身体的感触来控制,简单又轻松、每天再往你脑袋里扔点什么想法、什么Idea,让你如痴如醉、沉浸其中、浑然认为真的是自己的想法看法感受。
当然了,这么机密的真机、天机中的天机、绝密中的绝密,你以为谁会随便告诉人类吗?千年以往、万古以来,不知道的乱说,知道的不说。明知而不能说。并非因为想隐瞒人类,实在是,说了也不能让人们醒悟。你看这玄奘,不知道多心经念了多少遍了,那几句话不知道重复给自己说了多少遍了,你看他,不照样似信非信、甚至这段时间以来,他念已经麻木了。他把麻木的不用心、当作无心了。
这不跟真修行,背道而驰了。所以他,还要通过碰壁、通过出现的可怕的魔难,来促使他反思、求诸己身,最终还要回归到正道上来。“禅门须学无心诀”。不能把麻木当无心、不能把死硬当坚定、不能把骗自己叫修心、更不能把佛法当作满足自己求名求利求安慰的工具。
当然了,看不破红尘,怎么能谈得上跳出红尘。从红尘中往外跳的过程,肯定是撕心裂肺的、也注定是,你以往的所有经验和认识都会被打破的。
两条棒,二猴精,这场相敌实非轻,都要护持唐御弟,各施功绩立英名。虽然是真假两个坚修的决心,可是都是想要随着唐僧一起走到灵山去。虽然都想走到灵山,可是一个出自修行解脱超脱凡世、一个是想要成名获得红尘功名。真猴实受沙门教,假怪虚称佛子情。真悟空的确是修到了悟空的境界,假悟空则是悟得了自我放弃、自甘为奴的木头桩子电线杆子境界,还对外号称自己才是佛弟子。一个是混元一气齐天圣,一个是久炼千灵缩地精。孙悟空是混元一气、没有杂质杂念的,另一个,就有讲究了,这里说是“久炼千灵缩地精”,久炼千灵,意思就是被养育滋养了很久很久很久的众多思想观念灵体之合体,缩地精,缩什么地?后面如来说的缩地精,却不是这个六耳猕猴,而是那通臂猿猴、它才能“缩千山、乾坤摩弄”。
这个六耳猕猴,它能缩什么地?这个就跟后面的天宫地府雷音寺的穷折腾有关系了。由于这个二心,是唐僧认为的自己,那么,唐僧修到什么境界,他的所有的执著贪念,就能折腾到什么境界。所以这个六耳猕猴,比那通臂猿猴还要厉害,当然不是它的本尊厉害,它只是别人执著贪念的一个汇聚投影的聚焦点,被动加持成形的,贪念指挥它干什么,它就干什么。贪念不懂的,它也一窍不通,至于它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耍那么耍,它都搞不懂。因为,这些执著贪念虽然猛烈、好像很灵光,但是由于所在境界档次低、又是基于狭隘自私,其实眼界都可怜得很。它们指挥六耳猕猴的水平,就如同一只猴子操作飞机大炮的水平。
所以说,唐僧的境界越高,六耳猕猴、执著贪念所能起的破坏作用越大、越深广。完全就像本回的标题所说的,小小下界的破东西,却能“搅乱大乾坤”。如此或你能明白,修行人断然不可不慎思、慎言、甚行,身口意,皆不可妄为,一念起处、可天地清朗、可天地失序,可祸及众生、可引火烧身。
这个是如意金箍棒,那个是随心铁杆兵。如意,这个意则是真念、本尊之念。随心,这个心,则尽是凡俗之心,六贼之心。你唐僧不与修行真念同心同体,则必然与那六贼同心同体了。由于是唐僧他自己的不辨,导致天上地下的神仙鬼怪,都不敢触动这个六耳猕猴二心贼。谁敢在唐僧认为是自己的肉肉的情况下,割他的肉肉呀?那不等于是杀人了嘛,那就不是帮助他修行了。孙悟空就是因为多次帮助他割除烂肉毒肉,才招致唐僧嫉恨难当的。强迫不是修行的。而且也不算数。毕竟唐僧不是道门修行、根基相当不突出,在他自己认识不清、达不到那个境界的时候强迫他,等于是杀他。
菩萨居然表示认不出真假。菩萨居然支招让真假猴子去一样不能分辨真假的天宫去分辨。天宫把他们俩驱逐出去了,这俩又闹到唐僧处、接着又闹到阴曹地府。这样一来,唯一值得欣慰的成果是,天上地下都知道了唐僧的修行出了什么问题。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