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的是玄奘的嫉恨,去的是孙悟空的孤傲


播放音频

 

情中有善、通向高贵,情中有恶、通向粗鄙,在欣赏明媚春光中的玄奘,莫名其妙的,忽然一抬头,发现眼前就冒出一座高山来,此山之高大,甚是吓人,远望着与天相接。那么,应该就是“接着青天,透冲碧汉”的吧。不行,作为老大,我得抓住机会,向徒弟们发表发表高论,三藏扬鞭指道:“悟空,那座山也不知有多少高,可便似接着青天,透冲碧汉。”
可是EQ依然不高的猴哥,一点都不给面子,冷眼加冷言:“古诗不云:只有天在上,更无山与齐。但言山之极高,无可与他比并。岂有接天之理!”老孙口中这首古诗,据查乃是是北宋名臣寇准在七岁时所作《咏华山》“只有天在上,更无山与齐。举头红日近,回首白云低。”此诗一方面极言华山之高“举头红日近,回首白云低。”一方面首先说明,再高的山,也是在天之下,没有山峰可以与天相齐的。乾坤各自广大,但并非一个层面的事物。诗中明确表达着天尊地卑的秩序感。
无疑,按照纯粹文学的观点来看,玄奘的话儿,算是很有想象力。起码,在文青们眼里,他的想象力足够。但是失去真正宇宙结构框架的这种想象力,完全沿着感官直觉进行线性扩展思维的这种想象力,跟牛顿时空体系观本质上是一回事。物质数量的变化,一定会引起时空结构的变化,这个本质,是完全不符合人类感官知觉的。
悟空的话,让玄奘很尴尬很窝火,心里不痛快、闷声不说话。然而悟空的话引起了八戒的好奇心,八戒道:“若不接天,如何把昆仑山号为天柱?”不管有时如何不堪,老猪还是曾经颇有见识的人儿哩,清楚知道,昆仑山对于修行人的重要性。
孙悟空解密曰:“你不知。自古‘天不满西北’。昆仑山在西北乾位上,故有顶天塞空之意,遂名天柱。”上古传说,共工怒而触不周山,天柱折,地维绝。天倾西北,故日月星辰移焉。不周山传说就在昆仑山的西北,昆仑山在中土的西北。经过共工氏这么一撞,不周山折了,昆仑山歪了,西南方的地维断了,好像因此就,地球自转的轴偏了,日月星辰都错位了。而根据更古老的传说,大禹治水之前,共工氏撞不周山之前,中土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,中国人就在昆仑山周围生存呢……
可是行走间,忽然就有高山阻拦,而这高山惊悚阴暗、邪气纷纭的样子“林中风飒飒,涧底水潺潺。鸦雀飞不过,神仙也道难。千崖万壑,亿曲百湾。尘埃滚滚无人到,怪石森森不厌看。有处有云如水壑,是方是树鸟声繁。鹿衔芝去,猿摘桃还。狐貉往来崖上跳,麖獐出入岭头顽。忽闻虎啸惊人胆,斑豹苍狼把路拦。”
更奇怪的是,等到越过这森森怪山,忽然又转折为祥光蔼蔼、彩雾纷纷的美好景象、楼台殿阁。然后后面玄奘就果断上钩了。因为他的本心、他的理智,已经被怪山阻拦,留在了山的那边。
因为在修行的道路上时间漫长,因为急于修行成功,玄奘来不及冷静的想,修行的目的地,怎么可能毗邻邪怪地域呢!
玄奘忘记了修行大义,暂且不见怪于他。且说他眼见山门之后的表现。行者看罢,回复道:“师父,那去处是便是座寺院,却不知禅光瑞蔼之中,又有些凶气,何也。观此景象,也似雷音,却又路道差池。我们到那厢,决不可擅入,恐遭毒手。”
因为孙悟空对玄奘有前面的言语过节,这时候玄奘眼里的孙悟空,已经是半个可疑妖怪的形象。孙悟空的金石良言,经过疑心和嫉恨的过滤,传到他耳朵里,就只剩下阴谋诡计。玄奘自认为抓住了孙悟空谎言中的漏洞,傲然的堵孙悟空的嘴,唐僧道:“既有雷音之景,莫不就是灵山?你休误了我诚心,担搁了我来意!”
有雷音之景,难道就是灵山?玄奘的低俗逻辑,在这一刻表露无遗。他认为的这个漏洞,就无视了孙悟空提到的关键疑点:一、有凶气;二、道路差池,地理位置不对。玄奘之所以无视这两点,乃是因为他,对这两点完全没有发言权,是他没能力求证的。有雷音之景,难道就是灵山?多年的修行中已经遇到过那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了,今天的他还依然抱着这种低俗的推理逻辑,的确不可思议。
但是这玄奘一出言恐吓之下,孙悟空的脑筋当时就被当头淋了冰桶一样木了,慌忙摆手说:“不是!不是!!”他当然是害怕这恼怒下的玄奘默默的念起紧箍儿咒来。老猪和老沙,都忍不住了纷纷发表高见。八戒当然是他一贯的神逻辑:“纵然不是,也必有个好人居住。”沙僧这时候,却理性起来道:“不必多疑。此条路未免从那门首过,是不是一见可知也。”
这时候,孙悟空已经不敢再提醒玄奘了。玄奘和老猪的这种脑筋,在凡俗世界中,是搞笑的,可是在修行上,则是可怕的。多少修行人,一次又一次的,栽倒在这个思维定势上。这个思维定势,如此僵化呆板,如此荒谬无理,却因为它是来自我们这个身体最低层面上的自生物,它就一次又一次的,反反复复的,迷惑着修行路途上的人们。不,不是它主动在迷惑人,而是人们,在求着它迷惑自己。这么虚弱的观念,却总是造成强大的阻碍和自欺,正所谓“道小魔头大”。这个观念,一变身不就是“存在即是合理”?再一变身,不就是“唯物主义”?
那长老策马加鞭,至山门前,见“雷音寺”三个大字,慌得滚下马来,倒在地下。你看看,这哪有他一贯的仪态和修行人气度嘛。就算是真的来到了雷音寺,你这么慌里慌张、一副窘样,得体吗?真的见到大神仙,那状态应该是杂虑思绪全无、心态平静、举止沉静,肃穆的状态。而唐长老如此失态,说明他现在是被急于成功的侥幸心态所控制。小说作者仅仅用慌、滚、倒三个字,就入木三分的描绘出了玄奘的精神状态,他已经被强烈的执著给控制得神魂颠倒了,还以为自己的修行,到了正果终点呢。
这玄奘神魂错乱之下,还不忘记报复孙悟空的轻藐之嘴,骂骂咧咧道:“泼猢狲!害杀我也!现是雷音寺,还哄我哩!”这时候的玄奘老师傅,不知道自己是谁、也不知道猴哥是谁了。他不相信孙悟空也就罢了,现在还断定了,孙悟空是在骗他、害他呢。你看他,宁肯相信“雷音寺”跟他素无交情的这三个字,却不相信一直在保护他、一次又一次解救他于魔窟的猴哥。并且,这时候,你可以肯定,他肯定忘记了当初他错怪孙悟空,菩萨亲自领着孙悟空见他的事情。菩萨当时的话,不用说,他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把那山门上的四个字,只看见了三个。老孙陪着笑脸温馨提示下,长老战兢兢的爬起来再看,真个是四个字,乃“小雷音寺”。哎呦我滴妈妈呀,这斗大的四个字儿,他愣是没看全。是的,他只看到了他愿意看到的那三个字。不过呢,人们一般不都是经常这样么,尤其是当下的人们,尽皆如此。物以类聚、同构共振,如是错乱结构,则你被其解构、进入其错乱的结构。你以为是你适应了、进步了,而事实往往是,你被解构了,随波逐流,也是这个意思。
三藏道:“就是小雷音寺,必定也有个佛祖在内。经上言三千诸佛,想是不在一方,似观音在南海,普贤在峨眉,文殊在五台,这不知是那一位佛祖的道场。古人云:有佛有经,无方无宝。我们可进去来。”小雷音寺,肯定不是雷音寺了,为何就能肯定,这里面必定有个佛祖呢?你看他,采用的是归纳法归纳出来的一条定理:“经上言三千诸佛”;“观音在南海,普贤在峨眉,文殊在五台”。归纳得“每个佛祖一个不同的道场”。这个归纳没错,结论也算对。然而,他开始演绎了。只是,他的演绎,很奇怪。正确的演绎是,如果遇见某个不认识的佛祖,那么他可能就有自己独家的道场。可是三藏演绎的却是头尾倒立的,他的完整逻辑应该是:一,这个小雷音寺,必定是个道场;二,这个道场,必定属于某个佛祖;三,这里面的,必定是佛祖。甚至,他的思绪还飘飞得更远,四,“就是无佛,也必有个佛像。”
当初,玄奘发下心愿“我弟子心愿,遇佛拜佛。”不得不说,他做得算是很好,而且也很虔诚,不是一般修行人能比的。甚至,当他因企图拜佛塔被奎木狼星捉去差点丧命之后,依然初衷不改。就这一点,就没多少修行人能做得到。很多人,就开始疑虑重重、畏惧潜伏心头。假如,让我们来假设一下,这一次的唐僧被捉被吃了,他留下的传说,留给世人们的故事,将是一个悲壮的修行故事。对吧?因为他的所作所为,从世俗的层面上来看,就是在凶险的追求理想信念的道路上,不幸殒身丧命,就好像那些攀登珠峰而丧命的登山者一样,为后人称颂,为同行们敬仰。
而从修行的立场上来看,那可就未必是百分之百值得称颂的了。
因为,他一定忘记了,拜佛真正的目的,到底是干啥了。就如同日复一日、千篇一律、枯燥无味的诵经、修心一样,时日久了,他变得越来越固守修行形式的本身,而淡化了提炼其中的内涵,忘记了,修行跟世俗读书一样,正道应该是孔子所云之“温故而知新”。温故而知新,每有新知,便是境界扩展或升华,那种迷雾中隐显新景观的欣喜、虚空中浮现新世界的惊讶,贯见的事物,你发现了他另外境界的样子。那种感受,才是真正的温故而知新。不说日常,只说修行的话。温故不能知新,在修行中,可是太大的问题,思维固化了。
这时候的玄奘,已经无可救药,孙悟空早已知晓,于是在玄奘讲述完自己的推理过程后,孙悟空立刻发布了免责声明:“不可进去。此处少吉多凶。若有祸患,你莫怪我。”
面对“胆小怕事不肯担责任”的孙猴子,玄奘傲然的说:“我弟子心愿,遇佛拜佛,如何怪你?”眼看那玄奘,换上了佛祖的袈裟,结束了衣冠,里面的妖精,就心里踏实了,这厮好骗。面对玄奘这等固守肤浅认识,还自认坚定的废柴,注定邪悟的好材料,佛祖居然还安排他去取经,不骗死他,这心里实在不平衡,来,通过装蒜搞死他:“唐僧,你自东土来拜见我佛,怎么还这等怠慢?”。
……眼见得那边厢的唐僧,穿了如来袈裟,真的以拜佛的心态来拜自己,那妖魔就放心的开始装如来佛祖了,是呀,你要拜我,我不好拒绝远方来的客人嘛。你当我是你的佛,我就只好拌作你的佛咯,又不是我强迫你。
那妖怪便气定神闲的吼道:“唐僧,你自东土来拜见我佛,怎么还这等怠慢?”脚丫子刚刚踏入一道门的三藏闻言,心脏激动得砰砰砰直跳,还没看清说话的佛在哪,就扑倒在地。那八戒沙僧一看师父都跪了,一样的想都没想就跟着磕头。慌慌张张的人儿,哪是走到修行终点的状态嘛。
等磕头完毕,哥儿仨一抬头,还没如来的影子呢。进入二道门,方见那如来大殿。可是一瞄门内两侧,满满的占据了神仙们:五百罗汉、三千揭谛、四金刚、八菩萨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无数的圣僧、道者。登时三藏的气节,又矮了三分,一直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口的他,憋不住还是吸了口气,这一吸气不打紧,发现这进口进鼻的是花香,抬眼再一看,瑞气缤纷。我滴神呦,你看看这阵仗,不是西天雷音寺就活见鬼了,一想明白这一点,那三藏当时就慌得重新跪下,并且带着八戒沙僧一步一拜,拜上灵台之间。
面对这自己撞上来的兔子,本来,那妖王是心里很踏实很笃定的,可是眼见那一同进来的孙悟空,竟然无视自己这个如来的存在,摆明了这孙悟空,对这里是不信任的。这时候,必须恶人先告状、先下手为强,事不宜迟、果断出手:“那孙悟空,见如来怎么不拜?”他这一出手不打紧,引来那孙行者定睛一看,识破幻术,孙行者见得是假,遂丢了马匹行囊,掣棒在手,喝道:“你这伙孽畜,十分胆大!怎么假倚佛名,败坏如来清德?不要走!”双手轮棒,上前便打。
当然,对于捉拿唐僧一伙儿,人家妖怪还是早有准备的,孙悟空刚跨出步去,脑袋上就扣下来一副无级缩放不透风金铙来,就像捕蝇草吞苍蝇一样、还像北京人用面皮卷烤鸭一样,把孙悟空抱起来给吞食了。面对拥有这么强大法器装备的妖怪,猴哥被对比得好柔弱好无助啊。
首先,当然,我们很清楚,这么高大上的法器,实际上是属于弥勒佛的,再高明的猴哥也斗不过这么厉害的法器。其次,为何这么厉害的弥勒佛的法器,居然会变得这么没有原则、没有正义感,会听从一个妖怪的吩咐使用?再次,后来,这么厉害的法器,被孙悟空一棒子打碎。这又是为何?再再次,吃过孙悟空的金铙,有这么犯罪不良记录的家伙,弥勒佛还给它复原了。
实际上,您知道,这些古怪事情,根源还都在三藏师父他老人家身上,不不不,不是在他身上,是在他心里。实际上,指挥左右金铙的,是三藏自己的蒙昧愚见,这一天他对孙悟空强盛的反感和压制心里。由于是他这个师傅的执著,孙悟空不可能挣脱,因为不管孙悟空对错他都看不惯,那么金铙就不论孙悟空变大还是缩小,都紧紧的贴身粘着孙悟空。明着指挥金铙的是妖怪,实际上是三藏。三藏的阴暗意念在指挥金铙,实际上,让金铙就那么去符合着三藏意念吃掉孙悟空的,啧啧,还是人家不在现场的弥勒佛。
啊?!弥勒佛命令金铙顺着三藏的恶念去吞吃孙悟空干嘛?当然了,金铙是配合演戏的演员么。实际上,后面孙悟空搬动的一拨一拨神仙,都是在打酱油演戏。
有史以来,三藏一直反感孙悟空的冷血伤生,然后是反感孙悟空这个人,最后是只要是孙悟空说的,不再考虑对错,一概反感。到现在,他已经意识不到,他对孙悟空的态度,正是他所讨厌反感的冷血伤生了。你看那修行用具的磬槌儿,被他用心给长出来了刺儿,敲喝自己用于警醒的法器,被用于敲打别人、刺伤别人了。
这妖怪也搞不清楚,以它微弱的法力,是无法跟孙悟空斗的,但是有了金铙、磬槌、乾坤袋这三样厉害得紧的法器,它竟然可以轻松搞掂孙悟空,耍得孙悟空团团转。但是,这妖王有一点,是极为清楚的,那就是,它知道,修行是正途,走正途才是终极解决方案,包括它自己。而且它很清楚,目前的三藏,心里已偏离了正途。
一路上,一直以来,三藏总是无法克制对孙悟空的鄙视,认为他这样毛毛躁躁、毛手毛脚、冷血无情的家伙,不符合修佛人的标准,也不大会有可能修成正果。所以,时不时的,他就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平和不忿,找个话头就训斥训斥人家老孙。时间长了,他那诵经称善之舌,就变成了狼牙棒一般犀利的毒舌。
可是,自打听说唐朝有圣僧去西天取经的事儿,黄眉怪也一样开始鄙视三藏,认为这样窝窝囊囊、是非不辨的二货废柴,整不明白佛祖菩萨为何要安排他修行取经呢?我这样的得道高妖不是更合适吗!黄眉老妖也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平和不忿,一直在等待机会、等待唐僧师徒送上门来,废了他的修行,待我老人家亲自去面佛取经。你看这妖怪,抢了三藏一伙儿的袈裟、僧帽、行李担之后,认真收藏,真的是摆出取经状来,够有诚意。
愤恨不平之情,紧紧的包着孙悟空,一点空隙也没有,要把孙悟空化为脓血,方显天地间的公平。那个金铙,也非常配合三藏的情绪,贴身粘住孙悟空,能大能小、能硬能软。当然,这是孙悟空自己的感受,不是外面人的观感。这个金铙,明明只能裹住孙悟空,也就是顶多直径一米五吧,可是孙悟空在里面施展神通,感觉自己长了千百丈高,那金铙也跟他一起变化。孙悟空有捻诀缩小到芥菜籽儿一样,似乎那金铙也随身缩小了。实际上,你肯定能想到,如果真的金铙和孙悟空一起变得千百丈高的话,那不早把妖怪的窝窝给戳烂了?并且,要是真的能缩小得芥菜籽儿一样小,那让外面的神仙们给捡到外面,然后再敲烂,不一样的能达到脱身的目的嘛。实际上,在外面人的眼里,任凭这孙悟空变大缩小,这金铙的外观大小,应该没变化才对。其实,从金铙这个蹊跷的功能上,孙悟空有理由想起来,当初他在如来佛手心中的那件糗事。当然孙悟空没想起来,围观的神仙们,似乎也没人想起来。只有作为读者的我们,感觉有些异样的关联。
还有,孙悟空要求神仙们动兵器打烂这个讨厌的金铙,神仙们表示:“不敢打。此物乃浑金之宝,打着必响;响时惊动妖魔,却难救拔。……”抬出去打么真是的。并且,您不觉得奇怪吗?孙悟空在金铙里,自个儿拿毫毛变梅花头五瓣钻儿,钻有千百下,只钻得苍苍响喨,却没有惊动妖魔。并且孙悟空在金铙里说话,神仙们都能听见呢。神仙们说话,孙悟空也听得一清二楚。这个金铙,莫非是选择性隔音么?还是说钻头的声音不够响亮?还有,那金铙一方面不像金铸、好似皮肉长成,一方面被孙悟空一棍子打碎,好像这金铙,完成了困扰孙悟空的任务之后,就不肯再捉弄老孙了。要不然,这么有灵性的法器,想把孙悟空包几次饺子,那还不跟玩儿一样容易?
那五方揭谛、六丁六甲、一十八位护教伽蓝,对孙悟空是言听计从,非常配合,可是他们出场的台词,却有点奇怪。你看孙悟空捻诀拘换他们出来,他们说啥来着,他们说:“大圣,我等俱保护着师父,不教妖魔伤害,你又拘唤我等做甚?”看见没,人家护法神说话的氛围中,弥漫着不满和抱怨。啊,我们在好好的保护着你师父呢,你乱喊我们来,捣什么乱嘛!我们知道你被非法拘禁了,可你不需要保护的嘛。言下之意,你被关在铙里面,合情合理合乎逻辑天经地义嘛。
然而孙悟空却说,啊我那个不听忠言、自己找死的师父,他是该死的、死了也不亏,你们不用保护。但是我老人家再不出来,可就真的要闷死啦!如说该死,那玄奘老师傅也是真的入了邪道去了。带着嫉妒、愤恨和贪念,假如走到的是修行的终点,那一定是妖魔道的终点。太多人,曾经走到这黑道上去,一方面以为自己高明得瑟得冒泡,一方面匍匐在强权和拳头的脚下颤抖。
这金铙,果断不会取了老孙的性命,却又不留情面的捉弄于他。感情是,那护法神上了天庭,玉皇大帝特意指派了二十八宿星辰去解救孙悟空,要知道,这二十八宿星辰,可曾经是孙悟空的手下败将哟。派被孙悟空打败的神仙,前来解救孙悟空,对孙悟空来说,不亚于被“打败”一次,是的,所有的神仙,高高低低,都有自己独有的大能,都有你看不清、看不懂的使命,很多的事情,不是单一的武力能搞定的。这金铙一难,用的是玄奘的嫉恨,去的是孙悟空的孤傲。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正念一动,便有转机


播放音频

 

孙悟空能击碎这流言蜚语嫉恨之金铙,盖是因为那金铙收了神通,那金铙收了神通,盖是因为孙悟空明白了是被自己击败过的二十八星宿前来解救之意;和那玄奘,开始走出邪悟,痛悔之意骤起。
但是呢,虽然孙悟空逃脱了金铙的禁锢,却没能逃脱黄眉怪对他争斗之心的挑逗。你看那孙悟空在打碎金铙之后,妖怪大喊要关门捉拿他们,孙悟空他们就反应敏捷,迅速出逃,跳到天空中去。实际上这时候黄眉怪已经没招,不能奈何老孙了。可是他一吆喝“孙行者,好男子不可远走高飞,快来打一架吧。”孙悟空就心里发痒按捺不住就返回去打架去了。后果么,自然是很不给面子的。
孙悟空一打量这妖怪,头顶蓬鸟窝、脚踏烂草鞋、穿金戴银,一副混搭风,再一看长相,似兽不如兽,非人却似人,又是一副混搭相。顿时,孙悟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,又觉得陌生、又似乎面熟。
正是因为这种怪味的感觉,让孙悟空忍不住开口打听人家的家史来:“你是个甚么怪物?擅敢假装佛祖,侵占山头,虚设小雷音寺!”老孙称呼这厮为怪物,没有定义对方是妖怪、妖孽,毕竟吧,人家更像人一点。
眼看孙悟空对自己一无所知,妖怪颇感失落,啊,你看你这猴儿,实在是没见过世面,我对你们那么有研究,你却对我一点都不了解。也罢,待咱给你详细介绍咱家的革命家史。于是,妖怪就摆出一副慈祥的首长的模样来,开始真话假话一起、泥沙俱下。妖怪说,我这里是革命圣地,贵地唤作小西天。因我修行得正果,天赐宝阁珍楼。其实呢,咱已经得道成佛,但是呢,本地俗人俗妖们肉眼凡胎看不出,再加上咱低调有内涵、做好事只留照片不留名,他们只知道叫我黄眉大王、黄眉爷爷。实际上,他说道这里,咱们得打断一下这厮,他以上所述情节关键部分,纯属虚构、或者梦呓。他这里叫小西天,真的;他修行得了正果,假的;天赐他仙阁宝楼,假的;他实际上叫黄眉老佛,假的;这里人称呼他黄眉大王、黄眉爷爷,真的。真假比例是二比三。掺沙子这也成份有点过大。
然后这妖怪开始主动切入正题,也就是为什么要在这里用阳谋来引唐僧入洞。妖怪说,我早听说你们要去西天,早就满耳朵灌的都是你孙悟空怎么怎么神通广大,所以就对你师父唐僧量身定做、对症下药、根据他的邪悟歪脑筋挖了个坑坑,放心,捉他不是目的,目的是要找机会跟你打架。唐僧我可是一开始就没放在眼里,他这种废柴能成佛,我这现成的佛的面子可往哪儿搁!别的傻妖怪都是想吃他的肉肉长生,我要是吃他,仅仅纯粹是为了满足心理的愤恨。要是你能打得过我呢,就饶你们这种不成器的家伙们去取经,恩准你们成个正果。要是打不过我呢……那就简单了,打死你们,等我去见如来、取真经、救度中华那群堕落的家伙们,得大成就、成大功名。这种高大上的事业,舍我其谁。
孙悟空一听,不由自主的笑了,老孙心想,我就说嘛,一开始就感觉这厮眼熟,一听这话,就又感觉耳熟了。果然是个没见过面、也不认识的旧相识。孙悟空心里面那种久违了的熟悉感,您猜是怎么一回事呢?
原来这妖怪的腔调,颇似那六耳猕猴。不消说,这个黄眉妖,又是唐僧心中那怪异的成佛梦给同构出来的。这妖怪,明明只是弥勒佛身边一个童子,前身原型为兽,仅此而已。但是这妖怪的自述,就很有意思了,他认为自己“因我修行,得了正果,天赐与我的宝阁珍楼。我名乃是黄眉老佛。”这显然是假的,可是这妖怪,说的时候,又是很认真的。显然,这妖怪的脑壳里装的关于自己的过去和修行的记忆,是别人预装在他脑袋里的,并非他本人的真实记忆。
那么,他心中对唐僧的愤恨和不满,以及要代替唐僧他们去取经、拯救天下苍生的宏大理想,是他本人的真实想法吗?我看也够呛。
对于妖怪们这种看上去很积极上进的理想,孙悟空不是第一次听到了,应该说,他有经验去分析,迅速处理好。可是,这时候的孙悟空,争斗之心,就被那妖怪给直勾勾的给勾起来,他已经忍耐不住:”妖精,不必海口!既要赌,快上来领棒!”孙悟空和那妖怪,恰如他乡逢故知,俩人都喜滋滋的冲到了一起,干了起来。
妖怪再厉害,也不过是修行中的一个道具。妖怪的修为看起来再强大、哪怕是官方认证的爱国妖怪,也只是修行中一件线控木偶。这个木偶活灵活现,逼真度百分之百,甚至是有理想有抱负、有档次有来历,可是他脑壳壳的每一个想法,都是根据修行需要给预装好的程序,你不同的想法做法,会触动妖怪背后的不同机关,让妖怪做出对应你执著、错念的反应来,考验你。
孙悟空被要打架过瘾的执著给支配,结果就触发了妖怪的高级打斗模式,你来我往,公然不惧,不分上下,难分难解。而且,就在孙悟空的瘾好达到酣醉的当儿,妖怪使出了必杀技,把孙悟空他们给收了。
收下孙悟空他们的,是弥勒佛他老人家的成名法器——旧白布搭包儿。
孙悟空、搬来的救兵二十八宿、与唐僧的护法神五方揭谛,一并被包裹了。那六丁六甲、一十八位护教伽蓝,既没在他们打斗时围观,也没在他们被捉后现身,人家不理会孙悟空的茬。
这个看上去软搭搭、实际上也软搭搭的包包,好厉害喔!把孙悟空他们给整得骨软筋麻,皮肤窊皱。什么意思?进了这个包包,你每一个层面身体的筋脉都给阻隔了、再不流动通畅,让你跟包包一样软。你们不是喜好打斗吗?现在让你们空有打斗的心在那里猛擦火花点火,可是就让你油缸里没有能燃烧的油。
孙悟空悟到了衣钵的紧要,却仍然悟不到是争斗心在作怪、这包包就是在展露他的争斗炽念。所以后面就一而再,再而三的搬救兵,斗啊、斗啊。
可是,孙悟空的智慧、与交际圈,却随着争斗的过程,扩展了。修行么,哪有毫无意义的重复么。有意思吧?
由于法力被阻,神通广大的神仙们,被麻绳儿就给捆了。包括孙大圣。可是一到晚上,孙大圣法力就恢复了,轻松脱身、轻松变化,法力满血复活。实际上总觉得,孙悟空这是大白天在妖怪们眼皮底下不好施展神通变化。
孙大圣不好在白天不好施展遁身法,倒不是说白天施展不出来,而是呢我认为,“见不得人”,不可以让妖怪们看见,也不可以让俗人们看见。妖怪们看见了,它们灵通得很,说不定就看出门道来;一般人看见了,变化的过程,那还不给吓得魂飞魄散死翘翘。
依照孙悟空的脾气,反正是那老师傅也自己做死,临死前还发下毒誓不要老孙管,那么孙大圣是没有责任去救唐僧的了,按照唐僧的逻辑延续,救唐僧等于害他。那么依照老孙的脾气,现在是闲人一个,取经的大业已经猝死,被妖怪绑着不绑着,也没甚区别,躺下歇歇,天一亮就撒丫子回花果山呗。
黄眉老怪也让人感觉奇怪,捉了他们孙悟空后,对这些神仙也真是放心,就往那儿一扔,不管了。也不怕他们出什么变故。说奇怪不奇怪,因为那唐僧对孙悟空说的狠话,它当时在高座上听得一清二楚,知道唐僧是真心的发狠誓,既然他发誓了,那妖怪就很单纯的相信他?是啊,过去对誓言的看重,重于性命。而且那唐僧穿着佛的袈裟、跪拜妖邪,这举动比发重誓还重,什么重誓?就是唐僧的言行思想,都明确无误的表示了,自此之后,他是主动进入妖魔道的。
第一次搬救兵,是护法神为他们搬来的,但是护法神五方揭谛、救兵和孙悟空一起被袋子捉了,变得稀泥一样绵软,那是对应着唐僧自己,尚未醒悟的状态。他不醒悟,谁也无可奈何,护法神他们就算有本事都得过妖魔,也发挥不出来神通。假如,他们正常发挥神通,在唐僧还没有醒悟到自己走了邪路的时候,就打死了妖魔,那,等于是消灭了唐僧这时候心中的精神支柱,他的信仰。这等于是,否定了唐僧的修行历史,宣判了他的失败,而且,他再也没机会回头走正路了。
那么,等到他自己开始反省,孙悟空就开始敢发挥神通解救他,那些神仙们,也不再骨软筋麻了。然后,孙悟空几次三番的寻找救兵的过程,就是对应了唐僧内心在犹豫挣扎、选择道路的摇摆的过程。
要不是孙悟空听到他真诚的忏悔,孙悟空就打道回花果山了。玄奘忏悔,不仅是自恨不听孙悟空的难听真话,而且还后悔因此连累了孙悟空。最关键的是,他意识到了是自己的“命苦”,也就是说,是他自己的罪障,导致了自己的愚见邪念。他的这种深藏的邪念,因为被他自己用正义化给包装起来,一旦发作,便毁掉了他十世轮回的三千功行,可怕啊。这就是醒悟,知道自己错了,而且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。不怕邪悟,怕你知道自己邪悟了还装糊涂,给自己找借口。你看人家玄奘,一旦意识到自己错了,便即刻猛醒。醒悟错念之后,便是重新寻找正途,玄奘忏悔醒悟之后,认为解脱灾难之后,还是要选择拜西天的如来佛,还是要选择完成自己在大唐国许下的诺言,取经之后“复归”,解救一方沉沦。
你看表达玄奘忏悔的诗词,每句一个完整意思,每句一个递进表达。简洁清晰。“自恨当时不听伊,致令今日受灾危。金铙之内伤了你,麻绳捆我有谁知。四众遭逢缘命苦,三千功行尽倾颓。何由解得迍邅难,坦荡西方去复归!”
众神和孙悟空都听到了玄奘的忏悔,于是孙悟空就使了个遁身法解脱,走到唐僧身边,也告诉了他前后的事情。这老师傅高兴了,果然是心动就有应验啊,修行就是这样,正念一动,便有转机。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三问三答


播放音频

 

 

真武大帝的武功,才是真正的武功。孙悟空对人家名号碎碎念的时候,并未认真的想一想,人家为何名号玄武、真武,玄武真武之名号,自然是降妖伏魔的需要,可是武的真谛是啥呢?古书上解释说,龟蛇有鳞甲,故称武,这种说法,浅。
我们这时代的这一个玄武大帝,来历非凡,就从道经记载中,便可知道,真正的他,来自天上天。“玄武乃元始化身,太极别体,上三皇时,下降为太始真人;中三皇时,下降为太元真人;下三皇时,下降为太乙真人;至黄帝时,下降为玄天上帝。”这个玄武,他来自道家原始太极之上,一个时代往下降级一次,直到最后一次,降生到人世间、作为王子,然后又修炼,修上去,继承了玄武大帝、玄天大帝这个职位。而这个上三皇、中三皇、从其他道籍中,不难发现,并不仅是我们这七千年历史上的三皇五帝时期。“一气分形归虚,生五劫之宗,三清出号神景,化九光之始,太初溟幸玄极冥蒙中,有虚皇分区五劫,一曰龙汉;二曰赤明;三曰上皇;四曰延康;五曰开皇。”
中国的历史和神话传说中,如同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年落叶的深山大壑,充满了重叠交错的故事、久远的尘埃、错综复杂的恩怨。上面两个记载中,既有这五千年中的历史、又有更古老时期的历史,既有人世间的历史、又有天上的历史,而这些历史,有的称呼、年号,是重复的。是呀,我们这一万年内的历史,是更古老历史的浓缩、重演。
如果不是这么上古洪荒、历史悠久、来历非凡的大神来坐镇真武之位,恐怕想摆平天底下的妖魔,还真的麻烦。因为,妖魔,多是应化而生的,应人心堕落魔变而化育滋生。人世间的恩怨纠结,才是魔变的源泉。如果想要把妖魔铲除干净,梳理不清历史恩怨是不行的,就算剪伐妖怪死光光,也只是割韭菜的手段。这个真武,人家不费刀兵、不费口舌就可以剪伐魔精的关键,在于他来历远古,生命周期跨越劫终与劫始,任何妖魔生灵,都是此劫内生灭,也就没有他看不穿的生灵,因此人家“无幽不察,无显不成。”
别看他真武大帝的职位还在玉皇之下,作为原始创生的神,他可以摆平玉皇大帝都摆不平的事情,人世间如同月球一样,积累了太多太多久远的生灵,需要真武、玉皇这种远古大神下降、来到三界内坐镇。
就好比玄奘和悟空。当玄奘一生一世的在人世间轮回,不知不觉就沾染积累了很多的恶俗观念、把人世间充满杂质的信念,当作了至理,弄得自己的生命,千疮百孔。当孙悟空在人世间游历、跟随人类的师兄弟修行,跟妖魔们一起鬼混,也一样的弄得、满脑袋的垃圾思想。
可是要说起来,修行去掉世俗恶念,不是修就可以了吗?可是呀,这时代,哪有这么简单。因为他们沾染的那些俗世执著贪念之类的,本身虽属三界内,可是它们背后的历史,不知道多远了,里面缠绕的纠葛牵扯,也不知道攒在多少生灵的手中。你不小心顺手牵了人家的丝,就别怪人家撕扯你,纠缠你。因为是你牵人家的东西,该放手的是你,必定是你。
玄武、王菩萨,都不会亲手提供孙悟空索要的那种武力。但是孙悟空来了,也得顺着他小老人家的心思去让他折腾、悟道。因此,都指派徒弟们、顺应孙悟空的索求,提供孙悟空式的武力、去降妖伏魔。
关于对孙悟空请求的拒绝,玄武大帝说得很委婉,我剪伐北俱芦洲的妖邪是按照玉皇大帝的命令;我在南赡部洲收降妖氛更是原始天尊的符召。他们都是原始大神中的大神,他们要求处理的,都是三界内神仙处理不了、处理不好的恩怨。你今次来找我,纯粹是为了个人修行的恩怨,这种小事,不该我出手啊。是啊,人家出手,就会一灭到底,把你的历史都给梳理干净,等于是你的师父了。而那个王菩萨,竟然推说新收的水猿大圣魔性未尽,怕它乘空生顽,无神可治。孙悟空不明白,王菩萨为啥说这个水猿大圣为啥“无神可治”。实际上,如果要处理这个水猿大圣,上界众多的神仙,哪个都能把它给削了。只是,没人会随便的削它。
这回故事里所说的国师王菩萨,前身乃是西域何国人,历史上有名的僧伽大师。小说中说到他王菩萨所在的这个大圣禅寺,是在他前世修行香积寺旧址上所建,他所拜的是“普照王佛”。僧伽和尚涅槃后真身不腐一直就在泗州,直到清代康熙年间随泗州一起沉没于洪泽湖底。可是,在公元二零零三年,在江阴市地宫,发现一个石函中的舍利子,文字表明就是他的真身舍利。日值功曹口中所说他降伏的水母娘娘、和他本人所说的水猿大圣,都是这里的本土水神。尤其是那个水猿大圣,据说是大禹治水时候给所载湖底的巨猿,历史颇为悠久,比孙悟空的金箍棒历史还悠久。你看这王菩萨,费老大劲降伏了妖怪,也没有一刀切了了事,降妖伏魔,对于他们这些大神来说,不是杀掉这么简单。
就跟对待玄奘悟空心里的魔性邪念一样,能简单的给你灭了吗?能灭掉的话,就是送你回炉了,还辛辛苦苦的安排你们修行干嘛?还兴师动众的那么多神仙陪着给你们铺垫路途干嘛?
实际上,是等唐三藏、孙悟空内心的偏执焦燥失去倚仗、失去附着点,直到你能意识到它们是魔性邪念、直到你们自己能控制能摆脱,才是魔难一再出现的意图啊。就好像德国那种高精密数控机床一样,每一个魔难,都是被精确控制的、都是为了塑造你完美成型的。
孙悟空一向自认神通广大,而且,要是他不作恶,已经长生不老的他,神通足以自保,反正是,幸福的长久的活下去,是不成问题的。
可是现在因为唐三藏,他一次又一次的,陷入窘境和绝境。这时候的孙悟空,方才真切的体会到,人的愚迷难度、和度人的艰难困苦。
当孙悟空从真武那儿搬来的五龙神将龟蛇二将都被捉之后,日值功曹催促孙大圣赶紧继续搬兵,理由是:“你师父性命,只在须臾间矣!”意思肯定是,他们很可能保护不了唐僧的性命了。可是孙悟空跳起来嚷嚷要打人的时候,日值功曹又说:“我等早奉菩萨旨令,教我等暗中护佑唐僧,乃同土地等神,不敢暂离左右。”又说他们一直在暗中保护唐僧。又能保护,又不能保护。你们到底能不能保护?是不是胜任保护唐僧的重担呢?
你看那真武大帝通天的法力,却不来伸手解救唐僧,因为只有唐僧自己可以解救自己。那些护法神、徒弟们可以保护他,却不能替他修行。他自己心中的阴暗龌龊,只有他自己能清除。当唐僧脑袋基本上清醒、意识清楚的时候,护法神就可以保护他,这时候他符合修行人的条件和标准,护法神保护的,就是修行人。当唐僧脑袋不清楚,邪念恶意满心的时候,他不符合,不符合修行人,那就是大俗人、甚至那一刻是个大恶人,护法神不能保护俗人恶人。要是恶人都保护的话,他们就不是护法神,是帮凶了。那么俗人,尘世间的俗人,也有神仙在某种程度上的保护,可是那些是另外职责的神仙,不是修行道路上的护法。
虽然这时候的孙悟空,还有些懵查查,实际上,那妖魔,似乎早就洞悉了孙悟空的隐秘小心思一样。当最后一次孙悟空孤零零的出现在妖魔面前的时候,黄眉妖王内心很笃定的总结到:“那猴儿计穷力竭,无处求人,断然是送命来也。”见了孙悟空又说道:“我见你计穷力竭,无处求人,独自个强来支持,如今拿住,再没个甚么神兵救拔,此所以说你挣挫不得也。”如果孙悟空不是遇到弥勒佛,妖王的这番话,还真的就刺一样犀利的戳到了孙悟空的内心。是的,长久以来,遇到对付的了的妖魔,孙悟空自己就处理了;遇到对付不了的妖魔,总能搬来救兵对付。总之,一直没有遇到过武力和靠山的武力搞不定妖怪。在孙悟空的眼里,武力几乎就快等于成佛的途径了。关于悲悯和慈悲,虽然有菩萨的言传身教,可是还没有动摇孙悟空对武力的偏信。同时,虽然那玄奘是善良的,脑袋里一样装着各种古怪的偏激的思想,思想上的暴力倾向,也是时不时的爆发出来。偏激的思想,当然是精神暴力了。老孙和老陈,经常对着干,经常看对方不顺眼,实在是因为,他们有着一样的毛病。并且,他们看到对方眼里的毛病,和对方毛病引起自己的不适感、排斥感,实际上,就跟照到镜子看到一个丑八怪一样,只是他们都意识不到,眼前那个丑八怪,是自己毛病的投影。
孙悟空仰仗自己具备的神通当作武力,唐三藏仰仗自己掌握的佛理当作武力。孙悟空的依仗是个人执著,去掉就行。唐三藏的仰仗,则等于拿佛法当工具当武器去攻击别人、有亵渎佛法的嫌疑。佛法是慈悲劝善的、指点你脱离轮回恶趣的,哪里是攻击性的工具了?所以,从哪个角度上,玄奘师傅都躲不过小雷音跪拜妖邪这一关的。
实际上,那妖魔脑筋未必灵光,只是这一刻,却真真的让它瞧见了孙悟空的内心。不用说,是背后的神仙有意让它洞穿老孙,好发挥它作为一个魔难的工具作用。不戳到老孙心窝窝里,哪能让老孙真真切切的返观内照呀?
正是弥勒佛的法宝人种袋,解除了孙悟空所仰赖的片面武力之大能,一次一次的,让老孙对武力的迷信,好像洋葱剥皮一样,被消减到可以控制。然后,弥勒佛真正的法力就登场了。
在弥勒佛出场之前,虽然已经有玄武大帝与王菩萨的铺垫,日值功曹的点拨提醒,孙悟空对善缚妖魔、武力之外的神通、这种传说中的绝技,依然是不相信的。因此就有了孙悟空对弥勒佛捉妖计谋的三问三答……
孙悟空对弥勒佛的认识,应该很早了。可是在孙悟空的眼里,这个整天喜气盈盈、目光矍铄的老头,属于和蔼可亲但没啥本事的印象。所以当弥勒佛向绝望中的孙悟空声称要“我今来与你收他去也”的时候,孙悟空满腹狐疑。
眼看着笑眯眯的弥勒佛,好像是没什么法力的样子,并且眼看他连自家的童儿都看管不住的样子,怎么也没法儿相信,他能降伏那个已经是神通广大、饶勇善战的妖怪。于是孙悟空有了第一个疑问,行者道:“这妖精神通广大,你又无些兵器,何以收之?”弥勒佛一眼看穿他,笑道:“我在这山坡下,设一草庵,种一田瓜果在此,你去与他索战。交战之时,许败不许胜,引他到我这瓜田里。我别的瓜都是生的,你却变做一个大熟瓜。他来定要瓜吃,我却将你与他吃。吃下肚中,任你怎么在内摆布他。那时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儿,装他回去。”孙悟空不知道,佛说了的话,就是历史,必定发生。而且既然弥勒佛连孙悟空怎么变化都能设计好,而且连孙悟空在妖怪肚子里要撒泼耍混摆拳脚,都设计得那么符合孙悟空当下的愤恨心情与个性,孙悟空却没听明白深层的味道,却对弥勒佛的眼光怀疑起来,不大相信弥勒佛的法眼。
孙悟空疑虑道“此计虽妙,你却怎么认得变的熟瓜?他怎么就肯跟我来此?”弥勒笑道:“我为治世之尊,慧眼高明,岂不认得你!凭你变作甚物,我皆知之。但恐那怪不肯跟来耳,我却教你一个法术。”弥勒佛解答了孙悟空的疑虑,也等于向孙悟空宣讲了佛境界的法力。到了佛的境界,眼皮底下,再无假象、幻象,任凭你百般伪装欺骗、千变万化,人家的佛力看你的外在包装就像看空气一样透明。这种法力,不是武力神通能达到的,是人家通过修行获得的定力、提高的档次来达到的。修行人的定力,便是世间万象的穿透力。这种穿透力,可以穿越层层叠叠,也可以穿越过去未来,凡是他能穿越的一切,他都可以给你解开,也就是,给你解散,变成一无所有,也可以给你解开一切恩怨纠缠、迷雾业障,还可以,从虚无中,构造出来一切。
(选自 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就剩下喜乐


播放音频

 

观世音善缚红孩儿,却是用法力变化自如,任凭你再厉害的武功,也施展不得,只好乖乖就擒。看上去柔弱无力美貌无边的菩萨,其善的力量,能让你感受到比铜墙铁壁还刚强的力量。世界上,再厉害的口才,也无法像菩萨这样,说服你身边的事物变化。你看菩萨,举手投足、心念转动之间,天地就起了变化。
菩萨教孙悟空引来红孩儿,凭的便是用水在孙悟空手心里写了一个“迷”字,孙悟空见着红孩儿,放了拳头,那红孩儿便着了迷乱,只知道追赶。也就是说,这个迷字冲着红孩儿,红孩儿意识里的其它思想念头,便都被这个迷字给屏蔽掉了,并且迷字在红孩儿的脑袋里放置了一个追赶的念想,红孩儿从未经过修心,不知道体察自己的念头是不是发自真我,便当作真正的自己的意识,尾随老孙而去。
对于如何叫那妖魔自行前来就缚,弥勒佛用的是,跟菩萨一样的方法,同样是用水在孙悟空的左手心里,写了一个字,弥勒佛写了一个“禁”字。
可是一开始,孙悟空的反应,却是不同的。孙悟空对菩萨,是信服的,因为见识过菩萨的法力。而对于弥勒佛,孙悟空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识过人家的本事……
菩萨看上去的柔软、汪洋大海般的慈悲,便是来自这种定力,看上去,静止不动,一无所有,或者无形无质,实际上,那是所有的刚强、坚硬都比不了的力量。这种力量,在人世间,就是修行人,经过各种艰难困苦的磨练,去伪存真,而获得。真话的力量,背后有如此无穷无尽的力量,真相的力量,是人世间的武力、暴力都比不了的。别说人世间的武力,整个世界、天上、天上天、无尽上界,没有真话和真相,穿透不了的、瓦解不了的障碍。
孙悟空没能静下心来,像我们这样,细细的琢磨学习,弥勒佛的这句话已经给了全部答案,行者问:“他断然是以搭包儿装我,怎肯跟来?有何法术可来也?”
妖魔鬼怪,便是业障所化所生,弥勒佛、观音菩萨在孙悟空左手上写一个字,那字便构造了一个虚拟世界给妖怪,给妖怪安排了一段虚拟人生,瓦解的力量与重构的力量,对于佛来说,是同一种力量。在这个“迷”字、或“禁”字的笼罩下,那妖怪就成了一个木偶道具。观世音菩萨、弥勒佛给孙悟空展示这种法术,是在给孙悟空观看下界、人世间的真相,下界生灵,是如何在各种假象的诱惑迷惑下生存。
对于真正的神仙来说,瓦解的力量与重构的力量,孙悟空理解不了。直到孙悟空亲眼看着,那弥勒佛吹口仙气,就把碎金复原成金铙,老孙这才恍然大明白:老天,原来佛法神通,不是拼拳头这么低级呀!
孙悟空的修行升级,在小说里,时明时暗,明的不容易理解,暗的就更不容易察觉。凡是菩萨出面教诲、佛出面教诲,讲解展示给孙悟空的,都是菩萨上界的道理。而这次弥勒佛对孙悟空的教诲,便是暗的,上面咱们看懂了,弥勒佛展示了孙悟空之前不知道的构造的力量,构造假象、构造真相,构造假象给妖怪,构造真相让金铙起死回生。而展示给孙悟空善的解的力量,则又是暗中之暗,不明说、不明示,自己去观察、自己去琢磨体会。咱们结合真武大帝、王菩萨的修行历史、结合菩萨在降伏红孩儿时候的言传身教、和几乎是同样的法术,才把这不传之秘给想明白。
高级大神仙、大菩萨境界、佛境界,人家不动武,肃杀之念都没有,肃杀之事乃护法神所为。人家不动武,无他念,念力所及,便是重开天地了。因为如此,我们看到的菩萨,看到弥勒佛,都是一派春风、春意盎然、喜乐弥漫,再不好的东西,到了人家身边,都化为乌有,就剩下喜乐。
你看我,把他们给说得这么好听,而弥勒佛那个人种袋、后天袋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看那些护法神将们、孙悟空,被那口袋一装进去,就法力全失,浑身酥软,连个普通人类的力量都没了。
人种袋,不就是人皮么?后天袋,三界内、人世间就是后天喔。一旦被人世间这层人皮给包装起来,你就等于是披枷带锁进了牢笼。超脱这层人皮、脱离这个境界,便是跳出了三界,跳出了布袋,成为Buddha。脱了这张人皮,就是自悟自觉。弥勒佛在人世间的时候,整天背着这张口袋,这张口袋里,应有尽有。他有一首诗:“我有一布袋,虚空无挂碍。打开遍十方,八时观自在。”还有一首诗:“手捏青苗种福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六根清净方成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”
布袋和尚这两首偈语,孙悟空、唐三藏他们应该都不陌生,可是只有亲见弥勒佛现身、示法,他们才明白,修行的大智慧,善是什么。佛法神通,不是拼拳头这么低级,也不是拼机智、斗嘴皮那么世俗。唐三藏在来到小雷音寺之前,看见三春美景,听到鸟儿鸣叫,他还想到了巧舌如簧的战国名嘴苏秦呢,“声季子舌纵横”,他唐僧得意于自己的口才哟。并且他还感慨,自己三个笨嘴拙舌的徒弟不懂欣赏自己的口才“芳菲铺绣无人赏”。你们粗人不懂欣赏,我自恋还不行吗,“蝶舞蜂歌却有情。”
菩萨和弥勒佛的喜乐中,蕴含着夺人气魄的气势,孙悟空悟到了这些,才能成为日值功曹口中所说的“喜仙”。你看那日值功曹,在恭维孙悟空是人间之喜仙的时候,实际上,孙悟空正懊恼着呢,不但懊恼,还是前所未有的懊恼悲观。可是日值功曹知道,他这一关难中,将被安排体悟什么、他该悟到什么。
可是三藏师傅不是一直都很善、以善著称吗?他却走到了邪路上去。三藏的善,在人世间算是善良的好人,而在修行中,就越来越发现里面有杂质,是老好人、有懦弱、有伪善、有不分是非。而当他固守着这些杂质,就越来越麻烦了。这些杂质,支配着他脑袋中的歪理邪念,经常是念念有词、强词夺理,杂质与邪念,互相称兄道弟、互相激发,每每把三藏给摆布得,颠三倒四。
没经过真正修心的人,是不可能看穿这些的。看穿了,回头看去,才知道,修行之修心,就是培养意志力的过程,日益修心,意志力就日益强大。日益修心,经过各种各样的磨砺考验,真真假假中走出来,走下去,意志力会强大得,能瓦解世界,能构造世界。拥有了这种力量的修行人,说出来的话,听起来没有什么特别,普普通通的,却能穿透人心,进入你的记忆深处、熔铸在你的历史中,让你脱口而出。
修行之修心,不但排除消灭杂念邪念,还会拥有异常的判断力,能轻易判断进入自己脑海的思绪是否外来,能轻易的察觉周围不自然的变动、现象。不但会拥有这种判断力,还会对周围的变化,有镇定和抑制作用呢,空无一物、却不动如山、却气场强大。所以,从中你会发现,刚即是柔、柔即是刚,无就是有、有就是无。这么说,不是说刚的变柔了,柔的变刚了,混淆不清。混淆不清的那是糊涂,您一定明白,刚的背后是善,善可以体现到下界为刚。柔的背后是善,善可以体现到下界为柔。是下界生灵区分出来刚和柔的,刚和柔的深层,都是同一个善。刚为方,为有形有质之外化,这个世界,是固化的世界,需要形状。柔为圆,圆为无形无质之内敛,这个世界,需要互容共存。
就好像电影《诺亚》中被上帝用石头禁锢人世间的天使们,在被击碎了躯壳之后,才能回到天堂一样,经过小雷音的魔难,孙悟空真正的结交了上古大神,交际圈扩展到了历史的过去。从今以后,以咱们的眼光来评判孙悟空和唐三藏,算是入门的真修者了。

(选自 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