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爷们儿的辉煌


播放音频
 

 

见识到修行之神武之真机的猪八戒,搞明白了,对于魔性这种东西,固然是要消除,可是对于它们的害怕,不正是紧抓着它们么?这种害怕,无形中等于是承认它们很强大,比自己还强大。怕得厉害了的话,甚至是等于臣服于这些魔性了。
怕,到了比世俗高一点点的层面上,还有一种体现形式,就是表现出厌恶。厌恶会促使你远离之,固然是好事,可是总是表现得厌恶得不得了,那肯定是不对劲的了。厌恶、怕,均是你所怕的、厌恶的魔性的同类,三藏早期对孙悟空这种异类的厌恶,同时就是他面对妖魔鬼怪时候的那种怕。猪八戒面对这常委级别的巨妖的时候的那种怕,同时也表明,老猪的内心,的确也是厌恶魔性的。他们的怕或厌恶,体现着他们在修行,也体现着他们的认识,有待进一步改善。
孙悟空当然不是让猪八戒钻到执著魔性里面去,以修行为借口,胡作非为、自欺欺人。猪八戒虽然没有孙悟空那么聪明,但是决没有傻到很多修行人那种以欺骗自己为聪明的地步。内心探索之精细、之迷惑,莫过于此,人世间,自欺者不多了去么?那是他们不相信真诚的必然结果,过着迷幻的人生,拼搏、奋斗,朝着日益晦暗的终点,垃圾一样,自觉的自我分解、销毁。
那么,现在猪八戒看明白了孙悟空的用意,于是,猪八戒,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一次很爷们儿的辉煌。
却说那驼罗庄上李老儿与众等,眼看东边的天都要亮了,西边那妖怪和孙悟空他们跑去的方向,依然还是死寂寂一片,纷纷摇头叹气,对唐僧道:“你那两个徒弟,一夜不回,断然倾了命也。”
没想到这一次的三藏师傅,没有以往那样,闻言便阴云罩面、垂泪流涕、顿足捶胸。他似乎很有信心的、简洁明了的说道:“决不妨事的啦。我们出去看看的啦。”话没说话,三藏的脚丫子已经跨到了大街上。站在路中央,三藏坚定的往那儿一杵,望向西方。
顺着唐师傅的炯炯目光,众人不一会儿就看见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身影、以及哼哼唧唧的说话声,人群骚动片刻后,忽然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欢呼:天啦!那老猪师傅拖着一条大死蛇呀!妖怪见马克思去了啦!
眼见得妖怪真的死翘翘了,于是乎满村庄的人都跑到唐僧他们这里磕头道谢。“爷爷!正是这个妖精,在此伤人。今幸老爷施法,斩怪除邪,我辈庶各得安生也。”众家都是感激,东请西邀,各各酬谢。
你看看人家,路人甲乙丙丁见义勇为抱打不平替他们摆平了魔难苦楚,他们知道感谢,并且回报给救赎他们的人,把对方视为恩人。他们知道感恩,知道回报。比起眼下的中国人,把扶自己起来的人当作提款机,把救自己落水的人扔在那里默默的走开,把试图救赎中国人的正义律师、以及各行业的人们,当作卖国贼和敌对势力。
对了,说好的老猪的辉煌呢?来了来了,你看你还没思考完前面的问题,被送行的唐僧,就又开始哭。他这一哭,老猪的机会就来了。送行的人们现在知道了,修行人不要钱物,只要功德。可是功德说起来很高大上,这积累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。孙悟空和猪八戒费劲的打死妖怪,积累了巨大的功德,可是积了半截的时候,被这恶秽难忍、淤塞难当、绵延不觉、看不到头、让唐僧窒息绝望的稀柿衕,给挡住了。
咦?你看看面对大魔难,这涕泪俱下的唐僧,再听听他念叨的“像这样大的魔难我哪能修成啊”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?是啊是啊,昨天晚上那老猪,面对那打着灯笼的巨大得吓人的妖怪,不也是一模一样的充满恐惧。
然而,孙悟空教会了猪八戒如何搞掂这种庞然大物的妖怪,现在,就轮到猪八戒帅气登场,让唐僧亲眼观摩,如何克服这种无法克服的魔难。猪八戒一大执著所在是吃,因为是吃货们的鼻祖,那么他对臭味的厌恶,是对美食贪婪的对立面,现在就要猪八戒用大无畏的精神,消解自己对恶臭的厌恶。
你说消除就消除了?你不光得有决心,还得有智慧。不光得有智慧,还得有强悍的身体力行,才行!
老孙最近吧,老喜欢卖关子了。
面对面对着恶秽堵塞前途的唐僧的绝望:“悟空,似此怎生度得?”老孙却没心没肺的又卖关子,捂着鼻子回应道:“这个哈,难办哈。”眼见孙悟空小嘴儿里竟然吐出一个“难”字儿的唐三藏,管不住的泪腺狂喷。
其实吧,孙悟空心里面早有定数。当他第一次听说这里是八百里臭沟沟的时候,心里面就已经有了主意。要不然,他承揽打妖怪业务做什么?要不然,他耍蛇妖给八戒看什么?一环扣一环的,现在的孙悟空呀,您晓得么,已经是谋略大师了。
他这种谋略,可是修行上的谋略。回想看看,为什么孙悟空听闻老李讲述完稀屎衕的存在之后,首先是认为这老汉是吓唬他们投宿的,等到老孙发现,面对自己狰狞可怖的面貌的老汉,竟然没有被自己吓趴下,甚至有胆子敢呵斥自己的无礼粗鄙,这老汉,简直是吓大毕业的。由是孙悟空心中一动,于是乎,趁着陪笑赔礼赔不是的话儿,赶紧卖弄炫耀自己的神通。
因为吧,孙悟空从老汉的表现中,就嗅到了妖怪存在的味道。孙悟空实在是太灵动了,在我们读者读了几百年都没反映的事情上,他一下子就嗅出了其中的味道。
老孙主动自我介绍推销,实际上当然不是为了博取老汉那崇拜的目光,以及随之而来的混免费的晚餐和住宿。老孙是为了揽可能存在的打妖怪生意。老孙说的是降妖伏魔,但是修行人听着他说的句句都是自己如何擅长修心炼体。老孙如是说:
祖居东胜大神洲,花果山前自幼修。
身拜灵台方寸祖,学成武艺甚全周。
也能搅海降龙母,善会担山赶日头;
缚怪擒魔称第一,移星换斗鬼神愁。
偷天转地英名大,我是变化无穷美石猴!”
搅海降龙,担山赶日,缚怪擒魔,移星换斗,偷天转地,这些都是收念修心行气走脉的真功夫。同时,这些降伏内魔的功夫,降伏外魔更是易如反掌。然而孙悟空所介绍的实质,所有人都没有听懂,就是那老汉,也只是感觉到,这小家伙说得真的像那么回事。
眼见得那孙悟空跟老汉嘀嘀咕咕的,老汉先是惊怍,后是听猴哥的几句就恭恭敬敬的、奉上丰盛饭菜,猪八戒就觉得猴哥很奇怪,但是他不说话。等到赚到了吃喝住宿后,那八戒方才认为是时候询问猴哥了,你到底是搞的什么鬼,让那老汉给咱们奉上丰盛大餐?然后老孙不回答,却是卖下第一个关子:“这个能值多少钱?到明日,还要他十果十菜的送我们哩!”
老猪一听,真是太荒谬了,这个猴哥,真是牛皮吹破天:“行!行!有你的!真不知道害羞呀猴哥你。就你那几句一听就是不靠谱的大话,糊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纯朴乡村老实人,骗人家一次给咱们食宿。咋滴,你还想骗人家第二次呀?你还真当人家是猪头呀?”老猪一番寻衅滋事般的质疑,本来是想一如既往的激将法挑逗猴哥说出事情。没想到,那猴子一反常态的,不仅没有猴急猴急的托出实情,反而想老猪卖下了第二个关子:“不要忙,我自有个处治。”
等到晚上,孙悟空主动的与那老汉唠嗑,并且主动的搬出白天老猪的背后悄悄话:“李施主,府上有何善意,赐我等盛斋?”等到那老汉说出预期中的“有妖怪、谁来打?”孙悟空马上抢单、接住话儿:“承照顾了!”眼见这只猴子,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、并且还自找麻烦,猪八戒忍不住了,就在那边厢冷嘲热讽。并且唐三藏也沉不住气,开始对孙悟空明敲暗打,示意孙悟空“不要影响取经大业”。 可是孙悟空对师傅师弟的温馨提示置之不理,一意孤行的自专到底了。孙悟空不是疯了吧?
回到本篇开头的第三个关子。您就知道孙悟空从一开始,就设计好过关的方式了,借力。
唐僧哭着向孙悟空求救:“悟空,似此怎生度得?”悟空却冷血的卖了个关子:“难办”。而那些热心的村民们赶紧表示,我们已经商量好了,你们帮我们搞掂了妖怪,我们帮你们另外开路。唐僧心头刚刚一热,然而那孙悟空却当头一盆冰块:“你们不行,还得我们才行。”看看,孙悟空又是半截话。
但是这一次,唐三藏真真切切的,听明白了孙悟空话里头的话:是呀,这是修行!我们在修行!修行的路途,哪能让常人帮助开路?还须自身上下功夫,还得从自己身上着力。于是三藏竟然下马之后,才向孙悟空开口询问:“悟空,怎生着力么?”这是什么意思?这是三藏听懂之后,对孙悟空肃然起敬,敬意之下,不敢在马背上高高在上的请教孙悟空呀。唐僧恍然大明白什么了?
修行人的路,必须走给修行人安排的魔难路。这就是孙悟空说的“旧胡同”。孙悟空在第一次听闻那李老讲述稀屎衕之后,已然知晓,这一关如何过。
你看他,为什么要主动承揽打妖怪的业务?当然首先是出家人的善心,解救一方众生。但是孙悟空是要借机给自己修炼人的团队积累功德。积累功德做什么?那你看他为什么打妖怪之前,为什么死死的拉住俩师弟不放?重点是猪八戒。后来他与猪八戒追赶妖怪到洞巢之后,本来那妖怪,他可以轻易的一棍子打死,一棍子捣烂,他为什么要耍猴戏一样的耍给八戒看?
当然是教猪八戒,克服自己的恐惧心、以及隐藏的厌恶心了。重点是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。什么时候帮助猪八戒不行呢?非要在这时候。这是必须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的时候。用这么滑稽低级的方式教猪八戒?是呀,符合老猪的认知习惯呀。孙悟空知道,搞掂稀屎衕,只有猪八戒有潜质。可是猪八戒认识方面,只有先克服厌恶心,对恶臭的厌恶,才能发挥潜质,“干这场臭功”。 猪八戒,不惧钻研污秽,是为了找到污秽起源的根本,永久解决之。
那么,猪八戒明白了孙悟空的指点,克服了。可是,他要变成大猪后,就必须符合大猪的生物特性,那就是,会饭量也相应的巨大无朋。可是师徒四人是出家人,走在荒蛮的路上,哪来的海量饭食?于是,您便晓得了,孙悟空为什么要打妖怪。一来积累功德,无功不受禄、换取村民们的饭食上的支援;二来,教猪八戒提高认识。
因此这一回目结尾的诗歌,如是总结,说是三藏 “心诚”,说是悟空“法显”。
要知道,这个稀屎衕,可是封杀小西天出口的封印,穿破稀屎衕,便是穿破小西天的假象假修。小西天,拜假佛,假修佛,是多少佛徒们的绝死之关。这个绝死关隘,就是追求对修行毫无助益的口才、博学,以为能著书立说便是高僧,以为念了多少经籍便是修行,为了取经而取经,为了修行而修行,以为自己在精进,实际上是误入歧途、一塌糊涂。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 

 

 

一生好打死蛇


播放音频
 
 

 

可怜这一带的乡亲们,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修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,他们也没遇见过真正的修行人。那群老人问孙悟空:“长老,拿住妖精,你要多少谢礼?”从这问话中,可以看出来,他们不了解,修行人行善解救,不是为了索取钱财的。而这里的修行人,一向是索取钱财的。孙悟空的回答,则表明了修行人应有的姿态“何必说要甚么谢礼!俗语云:‘说金子幌眼,说银子傻白,说铜钱腥气!’我等乃积德的和尚,决不要钱。”你看看,在一般人眼里可爱到极点的金银财宝,在孙悟空这种有道行的人眼里,没价值。在红尘俗世,没有钱,简直是寸步难行,只有以原始状态的生活、以物换物,才能维持生存。而这种原始的维持,简直就是与这个世界割裂的。
而实际上,对于修道者们来说都明白,钱财就是一种愿望的兑现,兑现成愿望实现后的情感感受。而这种兑换,必须服从尘世中的规则束缚、只能以有限的方式兑现,而且兑现之后就会很快清零。对于修道者们,更明白,修行就是生长愿望的过程,以去伪存真的方式提纯自己的心念,以纯净强大的心念往更高更广阔的领域上升,连接触及那无穷无尽的意愿的汪洋大海,而其中的感受,远远超越情感的感受,其愉悦与幸福感,是用红尘俗世中的一切,都无法兑现的。
众老道:“既如此说,都是受戒的高僧。既不要钱,岂有空劳之理?我等各家俱以鱼田为活。若果降了妖孽,净了地方,我等每家送你两亩良田,共凑一千亩,坐落一处,你师徒们在上起盖寺院,打坐参禅,强似方上云游。”
“既不要钱,岂有空劳之理?”这是世间人类正直公平的道理。得到别人的帮助,必须给予别人回报。作为村民的他们,提出来送千亩良田的回报方式,在人世间是够诚挚的了,而他们不知道,作为修行人,所图的回报,不是由他们直接给予,也不是由佛祖直接给予。不管怎么说,修行人因此而走向更高境界。
行者笑道:“越不停当!但说要了田,就要养马当差,纳粮办草,黄昏不得睡,五鼓不得眠。好倒弄杀人也!”尘世间的财产、幸福,对于修行人来说,反是拖累。人在尘世间活着,说是为自己活着,实际上,都是为外物活着。你逃不脱外物的牵连羁绊。修行人一路上费劲费力的修行、惊心动魄降妖伏魔,是为了解脱来自尘世间的一个又一个羁绊,不是为了增加羁绊。
众老道:“诸般不要,却将何谢?”行者道:“我出家人,但只是一茶一饭,便是谢了。”孙悟空讲的,是修行人只要结缘。结下的善缘,是修道人将来的“财产”。
众老汉们虽然听不懂孙武空说话的真机,但是毫不妨碍,他们听到正法正见后的不由自主的喜悦:“这个容易。”正法易信,正法易行。
耳听那孙长老斩钉截铁的话,掷地有声,众老汉是笃定的信了。可是,按照常人间的规律法则,孙悟空这么看上去身形矮小,就算是一块铁疙瘩做的,这么小的铁疙瘩能降妖也是无法想象的。既然无法想象,老汉们也就问也问的云山雾罩“但不知你怎么拿他?”
这一问,反倒把孙悟空给问懵了,不知道他们想问啥。孙悟空脑筋卡壳,一片空白,只好敷衍道:“他但来,我就拿住他。”孙悟空话儿还没落地当儿,那一众老汉,便缓过神儿来了,众老道:“那怪大看哩!上拄天,下拄地;来时风,去时雾。你却怎生近得他?”是的嘛。你孙悟空那么瘦小,那妖怪那么庞大,别说你跟妖怪斗,那妖怪就算是个只会喷人的喷子,也把你喷到不知道哪里去了,你却怎生近得他?
那是的嘛,人世间的人,自然要服从人世间的铁律,物质是固定的,大小是固定的,小的抵不住大的,胳膊拧不过大腿,P民斗不过党国,良心拧不过强权,凡是大的,便是好的,凡是巨大的,就是必须臣服膜拜的。人世间的经验,多数上莫非此类。咱们人类么,的确是这样的,知天命顺天时的同时,也因为业障迷心而无法分辨区分各种真真假假的现象与暗示。
可是老汉们的这种疑问,对于做惯了神仙的孙悟空来说,是太小儿科了。孙悟空自然轻松答题。可是正在孙悟空充满自信回答才说了半截话的时候,耳朵边上就开始呼呼呼的风响起来的声音,越来越大。随着风声疾起,孙悟空的后半截儿话语,就随风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丝丝都没有飘到那几个老汉的耳朵里去。眼看着呼呼作响的大风,和眼前那嘴巴一张一合的小怪和尚,老汉们给唬得战战兢兢,直埋怨老孙张口说胡话:“这和尚盐酱口!说妖精,妖精就来了!”
这时候,站在户外大街上的这伙人,在老李的张罗下,速速回了院子去躲避去了。可是,作为护法徒弟的猪八戒、沙和尚,也被老汉们惊慌失措的情绪给感染,怕得也要随着常人们去躲妖怪。跟世间人接触久了,又忘记自己是修行人,就会不由自主的,被人世间的罗网给牵扯,随着世间人的思维思考、用世间人的情绪喜怒哀乐,也就是,陷入世俗的网中。可是一旦陷入尘网,就是世俗人一个,修行人的法力便被尘封蔽锁,法力大减。一路上,老猪老沙老是这么的显得没本事,往往都是因为,他们自己把自己,当作常人,当作没本事的修行人。尤其是猪八戒,在被孙悟空扯住了不能走动的时候,简直,他已经把自己,置换成这驼罗庄一个普通村民,你看他说的话是什么话:“哥啊,他们都是经过帐的,风响便是妖来。他们都去躲,我们与那妖怪又不有亲、又不相识、又不是交契故人,看他做甚?”
孙悟空看得真切,识得明白,知道师弟们是入了世间的理,离了修行人的理,所以就喝道:“你们忒不循理!出家人怎么不分内外!”
修行人的正念动摇了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看那大风越吹越大,越吹越大,且说这股妖风,居然是威风:
倒树摧林狼虎忧,播江搅海鬼神愁。
掀翻华岳三峰石,提起乾坤四部洲。
村舍人家皆闭户,满庄儿女尽藏头。
黑云漠漠遮星汉,灯火无光遍地幽。
话说,我们知道,这风后面跟随的那只妖怪,是个连人话都还不会说的蛇妖而已,西游路上,妖怪众多,连话都不会说的低档妖怪,却稀屎山特色、仅此一家。这么一个低档到无品的渣渣妖怪,能掀动如此破坏力巨大的烈风,你说,奇也不怪也?这股风能“播江搅海鬼神愁”,这股风能“掀翻华岳三峰石”,甚至这股风能“提起乾坤四部洲”这是夸张,还是真的这么厉害?
这种怪事,就只能,发生在正念动摇了的修行人身边。因为他不能把自己当作修行人,而是当作了俗世红尘一粒土,那土么,自然是风吹便起、飘摇不知所终,他的内心,的确就如此散乱如沙,不堪一吹。如你从降低的俗人角度看,这怪风的效果也的确是“黑云漠漠遮星汉,灯火无光遍地幽。”实际上,漠漠星汉遥远广大,地上一小片怪风,相比之下连一微尘都不是,境界的视角不同,大小迥异。西游记中的每一首诗词,都是应景佳作,只看你,是否知味。
孙悟空主动出击前,那老猪给吓得气节全部沦丧,哀求孙悟空要死你一个人去死:“哥哥,不要供出我们来。”在私心邪念的重压下,老猪一时间没了自己,什么胡话都脱口而出了。实际上,每一个你、我,经常不也这样么,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、胁迫、诱惑……,不也经常是这样?
孙悟空二话不说,嗷的一声就冲上去拦住那妖怪。眼看猴哥这汹涌的气势,八戒按着已经给吓得发闷的胸口,喘了口气。往往,总是在我们六神无主、正念涂地的时候,总是有人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,挺身而出,成为我们精神的支柱,心灵的救星。
孙悟空的勇猛,给了俩师弟胆气,这人吧,有了胆气,也就有了头脑,有了自我意识到清醒。恢复了主意识的八戒、沙僧,已经逃回李家院子的他们,不再躲避筛糠,便站在李家院子的天井里,抬头观看师哥与妖怪打斗。老猪、老沙,旁观中,慢慢静下心,这静观之下,慢慢的也就看出门道来。他们恢复镇定与修行人的定力,足足花费了至少五六个小时,为此,孙悟空也稀里糊涂的与那妖怪痴缠打斗了五六个小时。
而恢复了心智的猪八戒,脸上的肌肉开始听指挥,能绽放出笑容了,并且他也不畏惧那妖怪的硕大无朋了,也有胆子冲上去给猴哥助阵打妖怪了…
你看那猪八戒,与孙悟空追赶那条显出原形的蟒蛇,蟒蛇一声不吭的一头钻进自己的洞窟中去,由于身体太长,钻了半天,还有七八尺长的尾巴没能进家门。老猪眼看着可怕的蛇脑袋看不见了,只剩下尾巴了,胆气又大了一截,为了捉妖,一把就挝住蛇尾巴,抱在怀里死命往外扯。乘胜追击、余勇可贾,固然可嘉,但是呢,修行么,是一个灵动的事情,遇事最好是,抓起窍要,而不是一味的,为了表现自己的精进而表现。
孙悟空眼看着师弟,精明过头成了呆,就笑道:“呆子!放他进去,自有处置,不要这等倒扯蛇。”猪八戒一听是猴哥吩咐,马上就撒了手。可是撒手的老猪,实际上并没有搞懂,孙悟空为什么要他撒手,不要玩倒扯蛇的把戏。等到撒手后,原以为蛇会自动倒退出来的八戒,却看见那蛇噌的一声缩进洞里去了。
于是八戒懊丧的埋怨老孙:你看看,要是按照我的修行方法,这魔性已经捉住半截子了,按照你的方法,放蛇归洞,再找到到机会去这魔性,哪还有日子?你修的行不行?
老孙说,这种魔性,身体狼犺,我们法门规矩又紧,只要你严持心戒,那魔性决然没有杀回来的可能,它只能越来越容易捕捉。师弟,此魔性在修行人身上,会以那样那样的方式表现,你在它突然出现的出口处,果断捕捉,一耙子耧死。
孙悟空教导猪八戒的,对猪八戒来说,是很高级的修行手法,又不是高不可攀学不会的方法。猪八戒一听,豁然开朗,果然高明。但是,对于第一次实际运作的猪八戒来说,这种方法,真是陌生,老猪按照悟空的方法,跑到后山,果然见到窍要,就按照思维惯性,扎上弓步,等妖怪探出脑袋了,就当头一耙……
结果呢,妖怪强横,魔性凶猛,一旦窜出来发作,猪八戒一个跟头就被撞翻了,连执著是什么都没搞清,就倒栽葱了。修行人,跌倒了,就是这样子。由于面子的作用,怕被别人看见了不好意思,猪八戒爬起来在那里装作勤修精进的样子,在那里打草惊蛇。其实,他是应该抓蛇的,打草惊蛇是把蛇吓唬走。
收敛心神,肯定不是寻常手段能达成的,也不是寻常思路能实现的。但是,孙悟空,可是太擅长这个了……
各种魔性,凡是寄生于人体和思想中的,多是有形状的,你的错误观念、对它的相信,那不就是妖魔的洞窟、让它吞食的食品。猪八戒对妖怪的恐惧,就是对妖怪的相信,老猪相信的真理之一便是:个头庞大的,就是厉害的;真理之二便是:武艺高强的,就是厉害的。八戒尚不能理解,妖魔,可以去钻进去剖析它、瓦解它。
二人赶过涧去,见那怪盘做一团,竖起头来,张开巨口,要吞八戒,八戒慌得往后便退。这行者反迎上前,被他一口吞之。
面对汹涌发作的、自己能意识到的魔性,这说明,老猪还是有修行的下意识的。八戒没有像一个普通的常人那种,沉溺其中,被妖魔给玩得死去活来。老猪对这种明显的魔性,还是能分辨的。八戒能分辨魔性,但是却,面对巨大的、似乎是无能为力的魔性、妖魔,他慌张、绝望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可是孙悟空,面对这么强大的魔性,一头就扎进去了。就好像有的人说,你修行人不能起执著,要远离容易诱惑的东西。那么,只要是这种能引起执著的,具有诱惑性的,或者恐怖的东西,就要远离。是的,是这样的,对于初入门径者,那必然是这样起步的。对于资深人士,也一样要远离之的。
但是,一样要远离,并不是一味要远离,像这种引起你恐惧感的魔性,你怎么样能克服对某些东西的恐惧感,才是要命的,这种恐惧感是看不见的一层魔性。不要说,你没有这类恐惧感哟,实际上,猪八戒心中的这种对大的畏惧,可是几乎人人心中都有的哟,而且,当它发作的时候,咱们的表现,经常是比可笑的老猪还可笑的哟。
甚至,猪八戒尚且还知道,那是妖怪、魔鬼,而咱们每天面对自己恐惧的妖怪,甚至不认为是妖怪,并且把这种恐惧感,固化为潜意识中的、天经地义的规则。经常是,每天,自觉的过滤各种非法信息,每天,自觉的崇拜拳头大调门高后台硬的畜生们,自觉的与妖怪保持一致,自我洗脑,自我戕伐。或者是,任由妖怪支配自己、以为是自由快乐。
说起来这些话,好像是有个眉目,有点条理,可是说起来容易,怎么做呢?
别慌,有我们的孙悟空在的嘛。
哎,我们指望着孙悟空教导,如何荡平魔性、清神爽气呢,孙悟空,却顽性大发,与那妖怪,玩耍起来了撑船的小游戏。你看孙悟空怎么玩,而且玩得老少咸宜。
眼看巴掌大的小孙被那山大的老妖一口给吞吃了,老猪顿时给吓得四脚抽筋、心缩胸闷、喘不过气来,于是赶紧捶胸跌脚,大叫道:“哥耶!倾了你也!”没想到妖怪闻听老猪这一叫,马上条件反射式的躬起腰来说:“八戒莫愁,我叫他搭个桥儿你看!”老猪一愣,妖怪老相识么、怎么知道我爱玩儿呀?然后一寻思,感觉声音好耳熟啊。噢!原来是猴哥的声音。噢噢!猴哥没死,在妖精肚子里,把那蟒蛇用铁棒给撑了起来。
八戒这才不再抽筋儿,改作战战兢兢的,接茬儿道:“虽是像桥,只是没人敢走。”行者道:“我再叫他变做个船儿你看!”于是蟒蛇就装作船儿的样子。八戒道:“虽是像船,只是没有桅篷,不好使风。”行者道:“你让开路,等我叫他使个风你看。”于是蟒蛇就凭空背上窜出一条铁桅杆,并且鼓足了风一样的猛窜了二十多里。一路上追赶上来的猪八戒,对着瘫在地上的破船,一顿乱筑,把破船戳成烂船。打烂了破船的老猪,还留下一句千古传颂的名言:“哥啊,你不知,我老猪,一生好打死蛇。”
前面这个故事,实在是通俗易懂,尤其是小孩们,十有八九会欢呼雀跃。同时,这个故事又是在是太深奥,几百岁的老人,可能也不知这个故事,里面有什么,值得作者,花了这么多文字来描写。那么,这里面,究竟有什么样的意思呢?孙悟空残忍的耍弄一条无能的大蛇,还会有内涵么?
孙悟空钻进怪物的肚子里,对于修行人来说,不是沉溺执著之中,是钻入执著的最深层去剖析研究执著之要害。如有这种入污泥而不粘污泥的心性,那执著、妖魔,便是你修行升华的渡桥、通往天国的虹霓桥梁。但是老猪,对这种修行手段,感到太像霓虹一样看着有却又飘渺不实,十分的怀疑和畏惧,深怕自己一脚踏入虚空跌到桥下去。所以他说,不敢走。
如果尚不能借助它升华前进到更高层面,起码可以驾驭它,有助过关。于是孙悟空说,执著魔兽可以控制住,借助它的力量,把它当作渡船一样,越过一个物质层面,渡过修行的关口。孙悟空在肚里将铁棒撑着肚皮。那怪物肚皮贴地,翘起头来,就似一只赣保船。
眼见得孙悟空真的把这妖魔之性给控制得服服帖帖,那呆子依然是认为,你都跟魔性纠缠在一起了,哪里还会有修行的动力?没有风吹的船,怎么可能前行?知晓了八戒的重重疑虑后,然后孙悟空,把铁棒从脊背上一搠将出去,约有五七丈长,就似一根桅杆。那厮忍疼挣命,往前一撺,比使风更快。
等到那妖怪疯了一样窜了二十多里之后,不但没有魔性大发,反而一命呜呼之后。老猪这才如梦初醒:哎哟我去!竟然修行还可以这样!难怪猴哥修得这么神通广大,原来他还有这么离奇古怪的、不可思议的修行手段呀。对于恶魔妖怪,居然还可以这样子加以利用,垃圾也能发电哟,新能源,新能源!
(选自挪威龙王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就剩下喜乐


播放音频

 

观世音善缚红孩儿,却是用法力变化自如,任凭你再厉害的武功,也施展不得,只好乖乖就擒。看上去柔弱无力美貌无边的菩萨,其善的力量,能让你感受到比铜墙铁壁还刚强的力量。世界上,再厉害的口才,也无法像菩萨这样,说服你身边的事物变化。你看菩萨,举手投足、心念转动之间,天地就起了变化。
菩萨教孙悟空引来红孩儿,凭的便是用水在孙悟空手心里写了一个“迷”字,孙悟空见着红孩儿,放了拳头,那红孩儿便着了迷乱,只知道追赶。也就是说,这个迷字冲着红孩儿,红孩儿意识里的其它思想念头,便都被这个迷字给屏蔽掉了,并且迷字在红孩儿的脑袋里放置了一个追赶的念想,红孩儿从未经过修心,不知道体察自己的念头是不是发自真我,便当作真正的自己的意识,尾随老孙而去。
对于如何叫那妖魔自行前来就缚,弥勒佛用的是,跟菩萨一样的方法,同样是用水在孙悟空的左手心里,写了一个字,弥勒佛写了一个“禁”字。
可是一开始,孙悟空的反应,却是不同的。孙悟空对菩萨,是信服的,因为见识过菩萨的法力。而对于弥勒佛,孙悟空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识过人家的本事……
菩萨看上去的柔软、汪洋大海般的慈悲,便是来自这种定力,看上去,静止不动,一无所有,或者无形无质,实际上,那是所有的刚强、坚硬都比不了的力量。这种力量,在人世间,就是修行人,经过各种艰难困苦的磨练,去伪存真,而获得。真话的力量,背后有如此无穷无尽的力量,真相的力量,是人世间的武力、暴力都比不了的。别说人世间的武力,整个世界、天上、天上天、无尽上界,没有真话和真相,穿透不了的、瓦解不了的障碍。
孙悟空没能静下心来,像我们这样,细细的琢磨学习,弥勒佛的这句话已经给了全部答案,行者问:“他断然是以搭包儿装我,怎肯跟来?有何法术可来也?”
妖魔鬼怪,便是业障所化所生,弥勒佛、观音菩萨在孙悟空左手上写一个字,那字便构造了一个虚拟世界给妖怪,给妖怪安排了一段虚拟人生,瓦解的力量与重构的力量,对于佛来说,是同一种力量。在这个“迷”字、或“禁”字的笼罩下,那妖怪就成了一个木偶道具。观世音菩萨、弥勒佛给孙悟空展示这种法术,是在给孙悟空观看下界、人世间的真相,下界生灵,是如何在各种假象的诱惑迷惑下生存。
对于真正的神仙来说,瓦解的力量与重构的力量,孙悟空理解不了。直到孙悟空亲眼看着,那弥勒佛吹口仙气,就把碎金复原成金铙,老孙这才恍然大明白:老天,原来佛法神通,不是拼拳头这么低级呀!
孙悟空的修行升级,在小说里,时明时暗,明的不容易理解,暗的就更不容易察觉。凡是菩萨出面教诲、佛出面教诲,讲解展示给孙悟空的,都是菩萨上界的道理。而这次弥勒佛对孙悟空的教诲,便是暗的,上面咱们看懂了,弥勒佛展示了孙悟空之前不知道的构造的力量,构造假象、构造真相,构造假象给妖怪,构造真相让金铙起死回生。而展示给孙悟空善的解的力量,则又是暗中之暗,不明说、不明示,自己去观察、自己去琢磨体会。咱们结合真武大帝、王菩萨的修行历史、结合菩萨在降伏红孩儿时候的言传身教、和几乎是同样的法术,才把这不传之秘给想明白。
高级大神仙、大菩萨境界、佛境界,人家不动武,肃杀之念都没有,肃杀之事乃护法神所为。人家不动武,无他念,念力所及,便是重开天地了。因为如此,我们看到的菩萨,看到弥勒佛,都是一派春风、春意盎然、喜乐弥漫,再不好的东西,到了人家身边,都化为乌有,就剩下喜乐。
你看我,把他们给说得这么好听,而弥勒佛那个人种袋、后天袋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看那些护法神将们、孙悟空,被那口袋一装进去,就法力全失,浑身酥软,连个普通人类的力量都没了。
人种袋,不就是人皮么?后天袋,三界内、人世间就是后天喔。一旦被人世间这层人皮给包装起来,你就等于是披枷带锁进了牢笼。超脱这层人皮、脱离这个境界,便是跳出了三界,跳出了布袋,成为Buddha。脱了这张人皮,就是自悟自觉。弥勒佛在人世间的时候,整天背着这张口袋,这张口袋里,应有尽有。他有一首诗:“我有一布袋,虚空无挂碍。打开遍十方,八时观自在。”还有一首诗:“手捏青苗种福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六根清净方成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”
布袋和尚这两首偈语,孙悟空、唐三藏他们应该都不陌生,可是只有亲见弥勒佛现身、示法,他们才明白,修行的大智慧,善是什么。佛法神通,不是拼拳头这么低级,也不是拼机智、斗嘴皮那么世俗。唐三藏在来到小雷音寺之前,看见三春美景,听到鸟儿鸣叫,他还想到了巧舌如簧的战国名嘴苏秦呢,“声季子舌纵横”,他唐僧得意于自己的口才哟。并且他还感慨,自己三个笨嘴拙舌的徒弟不懂欣赏自己的口才“芳菲铺绣无人赏”。你们粗人不懂欣赏,我自恋还不行吗,“蝶舞蜂歌却有情。”
菩萨和弥勒佛的喜乐中,蕴含着夺人气魄的气势,孙悟空悟到了这些,才能成为日值功曹口中所说的“喜仙”。你看那日值功曹,在恭维孙悟空是人间之喜仙的时候,实际上,孙悟空正懊恼着呢,不但懊恼,还是前所未有的懊恼悲观。可是日值功曹知道,他这一关难中,将被安排体悟什么、他该悟到什么。
可是三藏师傅不是一直都很善、以善著称吗?他却走到了邪路上去。三藏的善,在人世间算是善良的好人,而在修行中,就越来越发现里面有杂质,是老好人、有懦弱、有伪善、有不分是非。而当他固守着这些杂质,就越来越麻烦了。这些杂质,支配着他脑袋中的歪理邪念,经常是念念有词、强词夺理,杂质与邪念,互相称兄道弟、互相激发,每每把三藏给摆布得,颠三倒四。
没经过真正修心的人,是不可能看穿这些的。看穿了,回头看去,才知道,修行之修心,就是培养意志力的过程,日益修心,意志力就日益强大。日益修心,经过各种各样的磨砺考验,真真假假中走出来,走下去,意志力会强大得,能瓦解世界,能构造世界。拥有了这种力量的修行人,说出来的话,听起来没有什么特别,普普通通的,却能穿透人心,进入你的记忆深处、熔铸在你的历史中,让你脱口而出。
修行之修心,不但排除消灭杂念邪念,还会拥有异常的判断力,能轻易判断进入自己脑海的思绪是否外来,能轻易的察觉周围不自然的变动、现象。不但会拥有这种判断力,还会对周围的变化,有镇定和抑制作用呢,空无一物、却不动如山、却气场强大。所以,从中你会发现,刚即是柔、柔即是刚,无就是有、有就是无。这么说,不是说刚的变柔了,柔的变刚了,混淆不清。混淆不清的那是糊涂,您一定明白,刚的背后是善,善可以体现到下界为刚。柔的背后是善,善可以体现到下界为柔。是下界生灵区分出来刚和柔的,刚和柔的深层,都是同一个善。刚为方,为有形有质之外化,这个世界,是固化的世界,需要形状。柔为圆,圆为无形无质之内敛,这个世界,需要互容共存。
就好像电影《诺亚》中被上帝用石头禁锢人世间的天使们,在被击碎了躯壳之后,才能回到天堂一样,经过小雷音的魔难,孙悟空真正的结交了上古大神,交际圈扩展到了历史的过去。从今以后,以咱们的眼光来评判孙悟空和唐三藏,算是入门的真修者了。

(选自 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

三问三答


播放音频

 

 

真武大帝的武功,才是真正的武功。孙悟空对人家名号碎碎念的时候,并未认真的想一想,人家为何名号玄武、真武,玄武真武之名号,自然是降妖伏魔的需要,可是武的真谛是啥呢?古书上解释说,龟蛇有鳞甲,故称武,这种说法,浅。
我们这时代的这一个玄武大帝,来历非凡,就从道经记载中,便可知道,真正的他,来自天上天。“玄武乃元始化身,太极别体,上三皇时,下降为太始真人;中三皇时,下降为太元真人;下三皇时,下降为太乙真人;至黄帝时,下降为玄天上帝。”这个玄武,他来自道家原始太极之上,一个时代往下降级一次,直到最后一次,降生到人世间、作为王子,然后又修炼,修上去,继承了玄武大帝、玄天大帝这个职位。而这个上三皇、中三皇、从其他道籍中,不难发现,并不仅是我们这七千年历史上的三皇五帝时期。“一气分形归虚,生五劫之宗,三清出号神景,化九光之始,太初溟幸玄极冥蒙中,有虚皇分区五劫,一曰龙汉;二曰赤明;三曰上皇;四曰延康;五曰开皇。”
中国的历史和神话传说中,如同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年落叶的深山大壑,充满了重叠交错的故事、久远的尘埃、错综复杂的恩怨。上面两个记载中,既有这五千年中的历史、又有更古老时期的历史,既有人世间的历史、又有天上的历史,而这些历史,有的称呼、年号,是重复的。是呀,我们这一万年内的历史,是更古老历史的浓缩、重演。
如果不是这么上古洪荒、历史悠久、来历非凡的大神来坐镇真武之位,恐怕想摆平天底下的妖魔,还真的麻烦。因为,妖魔,多是应化而生的,应人心堕落魔变而化育滋生。人世间的恩怨纠结,才是魔变的源泉。如果想要把妖魔铲除干净,梳理不清历史恩怨是不行的,就算剪伐妖怪死光光,也只是割韭菜的手段。这个真武,人家不费刀兵、不费口舌就可以剪伐魔精的关键,在于他来历远古,生命周期跨越劫终与劫始,任何妖魔生灵,都是此劫内生灭,也就没有他看不穿的生灵,因此人家“无幽不察,无显不成。”
别看他真武大帝的职位还在玉皇之下,作为原始创生的神,他可以摆平玉皇大帝都摆不平的事情,人世间如同月球一样,积累了太多太多久远的生灵,需要真武、玉皇这种远古大神下降、来到三界内坐镇。
就好比玄奘和悟空。当玄奘一生一世的在人世间轮回,不知不觉就沾染积累了很多的恶俗观念、把人世间充满杂质的信念,当作了至理,弄得自己的生命,千疮百孔。当孙悟空在人世间游历、跟随人类的师兄弟修行,跟妖魔们一起鬼混,也一样的弄得、满脑袋的垃圾思想。
可是要说起来,修行去掉世俗恶念,不是修就可以了吗?可是呀,这时代,哪有这么简单。因为他们沾染的那些俗世执著贪念之类的,本身虽属三界内,可是它们背后的历史,不知道多远了,里面缠绕的纠葛牵扯,也不知道攒在多少生灵的手中。你不小心顺手牵了人家的丝,就别怪人家撕扯你,纠缠你。因为是你牵人家的东西,该放手的是你,必定是你。
玄武、王菩萨,都不会亲手提供孙悟空索要的那种武力。但是孙悟空来了,也得顺着他小老人家的心思去让他折腾、悟道。因此,都指派徒弟们、顺应孙悟空的索求,提供孙悟空式的武力、去降妖伏魔。
关于对孙悟空请求的拒绝,玄武大帝说得很委婉,我剪伐北俱芦洲的妖邪是按照玉皇大帝的命令;我在南赡部洲收降妖氛更是原始天尊的符召。他们都是原始大神中的大神,他们要求处理的,都是三界内神仙处理不了、处理不好的恩怨。你今次来找我,纯粹是为了个人修行的恩怨,这种小事,不该我出手啊。是啊,人家出手,就会一灭到底,把你的历史都给梳理干净,等于是你的师父了。而那个王菩萨,竟然推说新收的水猿大圣魔性未尽,怕它乘空生顽,无神可治。孙悟空不明白,王菩萨为啥说这个水猿大圣为啥“无神可治”。实际上,如果要处理这个水猿大圣,上界众多的神仙,哪个都能把它给削了。只是,没人会随便的削它。
这回故事里所说的国师王菩萨,前身乃是西域何国人,历史上有名的僧伽大师。小说中说到他王菩萨所在的这个大圣禅寺,是在他前世修行香积寺旧址上所建,他所拜的是“普照王佛”。僧伽和尚涅槃后真身不腐一直就在泗州,直到清代康熙年间随泗州一起沉没于洪泽湖底。可是,在公元二零零三年,在江阴市地宫,发现一个石函中的舍利子,文字表明就是他的真身舍利。日值功曹口中所说他降伏的水母娘娘、和他本人所说的水猿大圣,都是这里的本土水神。尤其是那个水猿大圣,据说是大禹治水时候给所载湖底的巨猿,历史颇为悠久,比孙悟空的金箍棒历史还悠久。你看这王菩萨,费老大劲降伏了妖怪,也没有一刀切了了事,降妖伏魔,对于他们这些大神来说,不是杀掉这么简单。
就跟对待玄奘悟空心里的魔性邪念一样,能简单的给你灭了吗?能灭掉的话,就是送你回炉了,还辛辛苦苦的安排你们修行干嘛?还兴师动众的那么多神仙陪着给你们铺垫路途干嘛?
实际上,是等唐三藏、孙悟空内心的偏执焦燥失去倚仗、失去附着点,直到你能意识到它们是魔性邪念、直到你们自己能控制能摆脱,才是魔难一再出现的意图啊。就好像德国那种高精密数控机床一样,每一个魔难,都是被精确控制的、都是为了塑造你完美成型的。
孙悟空一向自认神通广大,而且,要是他不作恶,已经长生不老的他,神通足以自保,反正是,幸福的长久的活下去,是不成问题的。
可是现在因为唐三藏,他一次又一次的,陷入窘境和绝境。这时候的孙悟空,方才真切的体会到,人的愚迷难度、和度人的艰难困苦。
当孙悟空从真武那儿搬来的五龙神将龟蛇二将都被捉之后,日值功曹催促孙大圣赶紧继续搬兵,理由是:“你师父性命,只在须臾间矣!”意思肯定是,他们很可能保护不了唐僧的性命了。可是孙悟空跳起来嚷嚷要打人的时候,日值功曹又说:“我等早奉菩萨旨令,教我等暗中护佑唐僧,乃同土地等神,不敢暂离左右。”又说他们一直在暗中保护唐僧。又能保护,又不能保护。你们到底能不能保护?是不是胜任保护唐僧的重担呢?
你看那真武大帝通天的法力,却不来伸手解救唐僧,因为只有唐僧自己可以解救自己。那些护法神、徒弟们可以保护他,却不能替他修行。他自己心中的阴暗龌龊,只有他自己能清除。当唐僧脑袋基本上清醒、意识清楚的时候,护法神就可以保护他,这时候他符合修行人的条件和标准,护法神保护的,就是修行人。当唐僧脑袋不清楚,邪念恶意满心的时候,他不符合,不符合修行人,那就是大俗人、甚至那一刻是个大恶人,护法神不能保护俗人恶人。要是恶人都保护的话,他们就不是护法神,是帮凶了。那么俗人,尘世间的俗人,也有神仙在某种程度上的保护,可是那些是另外职责的神仙,不是修行道路上的护法。
虽然这时候的孙悟空,还有些懵查查,实际上,那妖魔,似乎早就洞悉了孙悟空的隐秘小心思一样。当最后一次孙悟空孤零零的出现在妖魔面前的时候,黄眉妖王内心很笃定的总结到:“那猴儿计穷力竭,无处求人,断然是送命来也。”见了孙悟空又说道:“我见你计穷力竭,无处求人,独自个强来支持,如今拿住,再没个甚么神兵救拔,此所以说你挣挫不得也。”如果孙悟空不是遇到弥勒佛,妖王的这番话,还真的就刺一样犀利的戳到了孙悟空的内心。是的,长久以来,遇到对付的了的妖魔,孙悟空自己就处理了;遇到对付不了的妖魔,总能搬来救兵对付。总之,一直没有遇到过武力和靠山的武力搞不定妖怪。在孙悟空的眼里,武力几乎就快等于成佛的途径了。关于悲悯和慈悲,虽然有菩萨的言传身教,可是还没有动摇孙悟空对武力的偏信。同时,虽然那玄奘是善良的,脑袋里一样装着各种古怪的偏激的思想,思想上的暴力倾向,也是时不时的爆发出来。偏激的思想,当然是精神暴力了。老孙和老陈,经常对着干,经常看对方不顺眼,实在是因为,他们有着一样的毛病。并且,他们看到对方眼里的毛病,和对方毛病引起自己的不适感、排斥感,实际上,就跟照到镜子看到一个丑八怪一样,只是他们都意识不到,眼前那个丑八怪,是自己毛病的投影。
孙悟空仰仗自己具备的神通当作武力,唐三藏仰仗自己掌握的佛理当作武力。孙悟空的依仗是个人执著,去掉就行。唐三藏的仰仗,则等于拿佛法当工具当武器去攻击别人、有亵渎佛法的嫌疑。佛法是慈悲劝善的、指点你脱离轮回恶趣的,哪里是攻击性的工具了?所以,从哪个角度上,玄奘师傅都躲不过小雷音跪拜妖邪这一关的。
实际上,那妖魔脑筋未必灵光,只是这一刻,却真真的让它瞧见了孙悟空的内心。不用说,是背后的神仙有意让它洞穿老孙,好发挥它作为一个魔难的工具作用。不戳到老孙心窝窝里,哪能让老孙真真切切的返观内照呀?
正是弥勒佛的法宝人种袋,解除了孙悟空所仰赖的片面武力之大能,一次一次的,让老孙对武力的迷信,好像洋葱剥皮一样,被消减到可以控制。然后,弥勒佛真正的法力就登场了。
在弥勒佛出场之前,虽然已经有玄武大帝与王菩萨的铺垫,日值功曹的点拨提醒,孙悟空对善缚妖魔、武力之外的神通、这种传说中的绝技,依然是不相信的。因此就有了孙悟空对弥勒佛捉妖计谋的三问三答……
孙悟空对弥勒佛的认识,应该很早了。可是在孙悟空的眼里,这个整天喜气盈盈、目光矍铄的老头,属于和蔼可亲但没啥本事的印象。所以当弥勒佛向绝望中的孙悟空声称要“我今来与你收他去也”的时候,孙悟空满腹狐疑。
眼看着笑眯眯的弥勒佛,好像是没什么法力的样子,并且眼看他连自家的童儿都看管不住的样子,怎么也没法儿相信,他能降伏那个已经是神通广大、饶勇善战的妖怪。于是孙悟空有了第一个疑问,行者道:“这妖精神通广大,你又无些兵器,何以收之?”弥勒佛一眼看穿他,笑道:“我在这山坡下,设一草庵,种一田瓜果在此,你去与他索战。交战之时,许败不许胜,引他到我这瓜田里。我别的瓜都是生的,你却变做一个大熟瓜。他来定要瓜吃,我却将你与他吃。吃下肚中,任你怎么在内摆布他。那时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儿,装他回去。”孙悟空不知道,佛说了的话,就是历史,必定发生。而且既然弥勒佛连孙悟空怎么变化都能设计好,而且连孙悟空在妖怪肚子里要撒泼耍混摆拳脚,都设计得那么符合孙悟空当下的愤恨心情与个性,孙悟空却没听明白深层的味道,却对弥勒佛的眼光怀疑起来,不大相信弥勒佛的法眼。
孙悟空疑虑道“此计虽妙,你却怎么认得变的熟瓜?他怎么就肯跟我来此?”弥勒笑道:“我为治世之尊,慧眼高明,岂不认得你!凭你变作甚物,我皆知之。但恐那怪不肯跟来耳,我却教你一个法术。”弥勒佛解答了孙悟空的疑虑,也等于向孙悟空宣讲了佛境界的法力。到了佛的境界,眼皮底下,再无假象、幻象,任凭你百般伪装欺骗、千变万化,人家的佛力看你的外在包装就像看空气一样透明。这种法力,不是武力神通能达到的,是人家通过修行获得的定力、提高的档次来达到的。修行人的定力,便是世间万象的穿透力。这种穿透力,可以穿越层层叠叠,也可以穿越过去未来,凡是他能穿越的一切,他都可以给你解开,也就是,给你解散,变成一无所有,也可以给你解开一切恩怨纠缠、迷雾业障,还可以,从虚无中,构造出来一切。
(选自 《西游漫注》绘图 陈惠冠)